03-10-19南方网 河北出现“当代私塾” 学生读经书背《论语》

【字体: 字体颜色

  二○○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五峰私塾闭馆,八十三岁的朱执中老先生可以坐在自家门前悠闲地读书了。
    二○○三年岁尾,随着湖南省平江县五峰私塾宣布“封馆弃教”,从孔子创立私学至此,走过两千五百多年的私塾教育终于退出了中国历史舞台。旧式的私塾消亡了,而私塾教育内容中所包含的文化经典、人生哲理、政治智慧、历史教训等等,是否值得我们不断地探寻新的形式来将其继承和发扬?
    私塾在中国是古旧的事物了。有人认为应该对它加以保护,也有人认为应该任其自由发展、自由消亡,还有人认为它应该被淘汰。
    2003年岁末,中国最后一个私塾封馆的消息传开后,在社会各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笔者就此事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舒乙先生和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郭齐家等有关专家学者。

  “私塾消亡,多少有些令人惋惜”

    郭齐家教授一直从事中国教育史的研究。他说:“在中国的深厚悠久的传统文化中,佛家有寺庙为基地;道家有道观为依存;而儒家靠的就是以私塾和书院作为载体,一代一代传递下来。从这个意义上看,五峰私塾消亡,多少有些令人惋惜。”
    “新书读了可以去搞事;老书读了晓得做人,当农民学会做人更重要。”平江县洪家村农民钟天辉在回答为什么要把儿子送去读老书的问题时,谈了他对传统文化最朴实的理解,这种认识在当地村民中有着较强的代表性,说明私塾的存在有其历史合理性。
    “私塾曾经是儒家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郭教授介绍,唐宋之后的私塾教学很大程度上屈从于科举考试的要求。隋唐始行的科考主要是以儒家经典为内容,学校教育也就跟着注重儒家的几部典章,一直到1905年科举考试制度被废止。1912年,时任教育总长下令废止了小学堂读经科,同年五月又废止了师范、中小学读经科。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郭教授认为:“私塾的历史悠久,对于中华文化的形成及传承发挥过很大的作用。”
    北京大学哲学系张详龙教授曾发文提议,在国内建立“儒家文化保护区”。郭齐家教授认为:“对私塾和书院的保护,对我们研究教育史、文化史、学术史都有巨大的价值和意义。”

    “它被淘汰,就说明它该被淘汰”

    同样是从事和关注教育事业的舒乙先生,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私塾封馆不值得惋惜,也不需要被保护。它被淘汰,就说明它该被淘汰。”舒乙先生除了担任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之外,还是北京幽州书院的院长和北京圣陶实验学校的创办者之一。他说:“私塾教育是非常落后的,不管是教育方法还是教学内容都完全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形势。它的教学内容中没有数学、没有外语、没有电脑,连体育都没有———这让孩子们不能融进现代教育的体系中去,他们的智育不能得到充分开发。”
    平江县教育局的李亚舟认为,平江县近年经济的发展和与外面信息交流的增加,是促使私塾消失的重要原因。现在平江县几乎村村通了公路,九年制义务教育得到了普及,初中、高中生的升学机会大大增多,青年农民也往往外出打工,这从生源上断掉了私塾发展的道路。

  “我们不提倡,但也不明确反对”

    从解放前到现在,五峰私塾有60多年的历史。在这里教书的老先生朱执中今年83岁,教了42年的“老书”,在当地德高望重,门生已经几百人。教习的内容从《三字经》、《幼学琼林》、《增广贤文》开始,重点是儒学经书典章,还操文词、练书法。对对子和学应酬也被列为教习内容的重点。对对子是传统私塾必修的课业,用鲁迅的话来说,就是“对课”。学应酬,即在村人婚丧嫁娶和祭祀的时候唱礼,主持仪式。还包括办这些事情所有的文书,即各种联、账、文告的书写张挂。到私塾学习的孩子大多是小学或初中文化程度,没能考上高中,出去工作又还太小的青少年。
    平江县教育局负责教学工作的童怀思副局长对此表示:“对私塾,我们不提倡,但也不明确反对,我们采取的方针是任其自由发展,自由消亡。”

    “私塾的教学方法中有可取成分”

    与它的命运相映成趣的是,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注重传统文化的热潮正在回归,我国在青少年和儿童中开展了吟诵中华古诗词的活动。1995年3月,赵朴初、冰心、曹禺、启功、叶至善、夏衍、陈荒煤、吴冷西、张志公等九位老人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发出“建立幼年古典学校的紧急呼吁”,引起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并催生了北京圣陶实验学校。中国社会科学院也于1998年开始实施“华夏文化纽带工程”。2003年7月18日,由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中华文化经典诵读全国组委会选定的10所中华文化经典诵读示范学校在北京授牌。中华文化经典诵读的内容选自《论语》、《大学》、《老子》等经典古文篇章,旨在通过对经典篇章的反复吟诵,提高少年儿童的文化底蕴和道德修养,传承悠久的中华文化,其诵读对象为13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同时,一些民间力量利用学生假期兴办“现代私塾”教育的新闻也不时见诸报端。
    曾几何时,人们对于私塾的教学方法几乎是一概否定,将其全部教学方法都归结为“死记硬背”、“鞭笞体罚”等。对于旧时私塾的这种教学形式,舒乙先生表示“不赞成”、“不欣赏”,同时他也十分反感人们将他创办的这所传统文化实验学校称作“现代私塾”。
    “私塾的教学方法中也有合理和可取的成分”,郭齐家教授分析,比如针对性极强的因材施教、比如寓道德教育于文化知识教育、比如形成程序的书法和作文教育等。“这是我们的现代学校教育可以借鉴,也应该借鉴的有益经验”。
    一直以来都有人质疑对孩子实施这种“死记硬背”的教学方法。郭教授说,这是因为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我国的儿童教育观念逐渐受到美国现代教育家杜威的“儿童中心论”的影响,强调教育要从儿童兴趣出发,遵从儿童的天性。“但我们绝不能一味地迁就孩子!从某种角度讲,一定程度的强制是合理的———只要不违背孩子的身心成长。”他强调要“分析情况、区别对待”。因为“人文知识的教育和传承有着自身特有的规律,它必须要求背诵和记忆。”对于13岁前的儿童来说,记忆的内容无所谓难易。而在其将来一生的时间里,再来进行“文化的发酵”。

    “私塾没了,但可创造新形式”

    郭教授指出,“旧时候的私塾没有了,但是我们还可以创造出新的形式。”一种是国家的教育政策支持。比如安徽省教育厅在全省112所小学进行传统经典诵读的推广实验。一种是鼓励民间力量办学。比如一些地方开设培训少儿“读经”的“国学班”等。还有个别条件允许的家庭,由家长自主指导孩子读书。种种形式,都可以分析和尝试。“关键是古典文化内容的传授,而不是老先生教书的规矩和形式。”
    旧式的私塾走下了历史舞台,而私塾教育内容中所包含的文化经典、人生哲理、政治智慧、历史教训,还有民间生机勃勃的文化艺术等等,却依旧是我们民族传承的精神纽带,值得我们不断地探寻新形式来将其继承和发扬。

 

南方网讯  在家中开课堂,教学侧重古文经典,学生背诵《论语》、《大学》……这种教育方式是复古还是叛逆——

  近日有读者报料称,河北行唐县出现了一种类似于古代私塾的办学方式,即家长不把孩子送到国办小学,而是在家自聘老师教学。为了看看这种“当代私塾”究竟什么样,记者10月7日赶至行唐进行实地采访。

  接触

  私塾里的课:“读经”为主

  在行唐县城永昌路上,记者找到了这家私塾。这是座不大的院落,院墙上写有“诵千古美文、做少年君子”的标语。靠墙的一溜平房里,有一间是私塾教室,另有几间是私塾主人傅路江开的诊所。

  傅路江今年三十多岁,他和父亲都是中医,以开诊所为生。目前私塾里除了傅路江自己的孩子,还有其亲属及朋友的孩子,年龄从6岁到10岁不等,分一到三年级,总共10人。私塾聘用的老师毕业于正定师范专科学校,除体育以外,所有课程都由她负责。

  据傅路江介绍,私塾在教学上有以下几个特色:一是把“经典教育”作为最重要内容,包括中文、英文、中医三部分。中文方面,上学期学生们背诵了《论语》、《三字经》、《弟子规》、《大学》、《笠翁对韵》,同时学了人教版语文教材、广西版《新语文》;英文,背诵了《论语》英文版、《十四行诗》及《英语导读1000句》;中医,背诵了《医学三字经》。二是数学课将人教版教材与“华罗庚学校”数学课本同步教授。三是音乐、美术课注重经典作品欣赏,如音乐课主要让学生们听中国和西方经典名曲,体育课则以教授武术为主。四是让学生广泛阅读,积极写作。要求每人每学期读100本书(每80页算一本,根据兴趣随意阅读,每本读多少不限,老师适当引导),每人每天写一篇日记,字数、内容不限,老师点评。五是每年组织四次社会活动,如今年春季以环保教育为主题组织学生到小壁林场郊游。

  由于该私塾教学上最大的特点是“读经”,因此记者怀着好奇心旁听了一堂读经课。孩子们正在学习《老子》。老师在带领学生熟读两个段落后,就一些简单的句子如“鱼不可以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等,让学生猜测含义,大部分孩子都猜得差不多。老师又举了“超市先赠送礼品吸引顾客,然后从中赚钱”的例子,让孩子们猜文中哪句话可以解释这一行为,这次只有一个年龄较大的男孩猜出是“将予夺之,必先予之”。最后老师总结说,现在只要求背下来,其中的含义将来慢慢会有更多的理解。

  记者看到孩子们回答问题非常积极,不管答的怎样,老师基本上没有批评之词。记者问了几个孩子愿不愿意上读经课,他们都回答愿意。至于读经的好处,年龄大的能说出一两句,年龄小的说不出来。记者看到,私塾教室的墙上贴着一张“读经进度表”,每个学生都有数目不等的小红花。

  “私塾”主人:用全新方式培养孩子

  说起办私塾的缘由,傅路江说,与所有的家长一样,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孩子能成才。他说:“女儿两岁时我就让她背医学三字经,结果不到一年时间就背过了。上幼儿园时,这种启蒙教育反倒终止了。因为现在的幼儿园多属保姆式,不主张早期教育,全县最好的幼儿园一星期才识六个字。女儿上了小学以后,感到作业多、压力大,而成绩却始终徘徊在中下游。学校的一些教学方法让我感到很不科学。比如搞题海战术,有的题已经会了还要求反复做;又如孩子考了96分,应该与所有考96分的孩子并列第四名,学校却非要排出个一二三,结果被排到二十多名。我觉得这非常无聊。”

  从去年开始,傅先生接触到儿童经典导读活动,并且听了致力推广读经教育的台湾教授王财贵先生的讲座。“他的讲座对我触动非常大,我感到再也不能这样耽搁下去了,我要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培养孩子。去年年底,我把亲戚中几位家长召集起来,让大家试着带孩子读经,两个月后大家感觉效果不错。今年春节一过,我们就把孩子们凑到一起,还聘了一位也非常赞同读经教育的老师,这个私塾就算办起来了。”

  谈到将来,傅路江说:“我就是想按照王财贵教授的想法一直教下去,通过读经让孩子打下古文基础,同时成为一个懂得本民族文化的人。在今后的成长中,他们会不断地反刍式体会,从而受用终生。现在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将来我会总结一套成熟的东西并公之于众。”

  傅路江找来了两位学生家长,他们对私塾的教育成果均表示满意。一位家长说,读经之后孩子识字多了,语文水平提高很快。另一位家长说,孩子读经时能初步理解一些语句的含义,并在日常生活中用经书上的道理来思考问题,甚至能指正长辈的错误言行。

  说法

  专家:尝试改革值得肯定

  就私塾这一新鲜事物,一些教育界人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教学方面,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小学教研室陶主任说,私塾的特色课“读经”实际是倡导国学,这是应当肯定的。中国古代的经典作品处处闪烁着思想智慧的火花,虽然它有糟粕,但只有先了解它,才谈得上吸取精华、剔除糟粕。

  对于傅路江的作法,一位老教师说:“私塾主人如此逆大众而动,这种勇气值得肯定。私塾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说明我们现在的教育体制、教学方法确实存在诸多弊病,不论是教育官员、各级教师还是家长,都应该好好反思。”河北经贸大学张忠民教授也表示,中国是人口大国、文化大国,应当倡导教育多样化,不论是办学体制还是教学内容,都不应该实行一刀切。

 

  • 上一篇: 我的儿童读经班是怎么开始的
  • 下一篇: 06年3月10日上海城市导报 都市里又见“私塾”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教学咨询:0592-5981543 021-54193709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教材咨询:0592-5982000   传真:0592-5981345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管理员进入   
    Copyright© 2003-2015   绍南文化·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网络实名:读经教育
    邮箱:dujing@dujing.org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序号:闽ICP备050064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