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鸿铭与读经

【字体: 字体颜色

 

摘自《国学大师丛书》之《辜鸿铭评传》

    辜鸿铭进文襄幕府之初,汉文水平还很低,张之洞得暇便亲自教他,读论语,查字典,他用那个时代许多人学习西方语言的方法——读字典——来学中文。他把《康熙字典》作为初入中文的课本来读,从前到后一字一字地啃,因此,他认识的汉字比一般的人还要多。他凭着对语言文字的特别禀赋,努力自修,学问大进。同时刻苦钻研儒家经典,但有一件事,对他有很大刺激,促使他发愤读中国典籍20年。据他自述,他入文襄幕府之初,恰逢张之洞寿辰,许多名流前来祝寿,大儒沈曾植也来了。张之洞对辜鸿铭说:沈公是当代泰山北斗,名儒大儒,他的聪明学力无人能及,要辜鸿铭向沈曾植学习。沈曾植确实是清末学识最渊博之人,他精通佛道律令、金石书画、宋辽金史、西北舆地和南洋贸迁,王国维对他也顶礼膜拜,被公认为同光间的硕学通儒。张之洞介绍辜鸿铭与沈曾植见面后,辜鸿铭便向沈曾植高谈阔论西学西法,但很久沈曾植却一言不发。辜问沈为何不说话,沈曾植十分严肃地说:你说的话我都懂;你要懂我的话,还须读20年中国书。这件事对辜鸿铭的刺激非常大,他立志从此读20年中国书,自此,他穷四书、五经之奥,兼涉群藉。经过20年刻苦学习,他对中国文化终于融会贯通了。
   
恰好20年后,沈曾植又来为张之洞祝寿,辜鸿铭听他大驾光临,便令差役将张制军藏书往前厅搬。随后,便进入大厅,向沈曾植问好。沈曾植问辜鸿铭:搬书作什么?辜鸿铭回答说:请教老前辈,哪一部书老前辈能背,我不能背;老前辈懂,我不懂?沈曾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知道你能背能懂。我老了,快离开这个舞台了,你正走上这个舞台。今后中国文化这个重担子,要挑在你的肩上。他人通中学不通西学;通西学不通中学。皆非其选也。可见沈曾植对他期许之高。
   
在这20年中,他是如何吸收中国文化的呢?当初的情形极为尴尬。中国传统的儒生很瞧不起他这个西装革履习夷学的假洋鬼子。他说:时欲从乡党士人求通经史而不得,士人不与之游,谓其习夷学也。先生始乃独自奋志,讽诵诗书百家之言,虽不能尽解,亦得观其大略,数年间于道亦无所不见。张之洞周围的学者如朱一新、梁鼎芬、沈曾植对他学习中国文化有深刻影响。

 

  • 上一篇: 毛家私塾
  • 下一篇: 含雄奇于淡远之中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教学咨询:0592-5981543 021-54193709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教材咨询:0592-5982000   传真:0592-5981345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管理员进入   
    Copyright© 2003-2015   绍南文化·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网络实名:读经教育
    邮箱:dujing@dujing.org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序号:闽ICP备050064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