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中西文化经典导读与启蒙教育

【字体: 字体颜色

2001年8月23日 王财贵教授在深圳沙井镇的演讲

 

可敬的镇长先生、各级领导、各位校长、老师:
    大家下午好!沙井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个名字名叫做沙井,这个井里都是沙,没什么了不起。结果看来井里不是沙,这个井里面会出金子、出宝贝!从我们刚才镇长讲话的幽默,跟能够从实地做起,这样的领导风格,我就知道宝贝在哪里,尤其是不只是今天才做,已经做了好久。所以,作为我这次暑假到大陆来巡回演讲,几乎是最后一站了,我觉得是“好酒沉瓮底”------最后的一站,居然是在这么好的一个场合、场所,因为,有我们上上下下一起都来听讲;而且,今天中午跟镇长和几位领导谈了以后,我觉得我的演讲在这个镇上会产生不同的作用、好的作用。那我相信今天的演讲一定会讲得很好,我会很尽力讲。尤其刚才,还没讲小朋友就给我献花,还没有知道我讲得好不好,就开始给我献花,这简直给我很大的压力。还好,我这个题目已经讲了很多次了,最少讲了一千次了。但是,我不会放录音带,一定是肺腑之言,诚恳的、苦口婆心的,会讲得非常认真、投入。我也知道各位会听得认真、投入。

     在还没讲以前,我先要跟各位商量几句话,就是今天所要讲的题目:叫做“儿童中西文化经典导读”,以及所谓的“智能的开发、启蒙的教育”。题目是这样,如果深入一点看是属于一种有关系到教育、有关系到儿童教育、有关系到所谓经典教育、语文教育。但是,不仅它是语文的,不仅它是儿童的,不仅是它是启蒙的,乃至于更深入地,它是一种有关乎人性的、乃至于有关乎国家、民族前途的,甚至有关乎我们国家民族将来怎么与世界相处,甚至怎么领导世界,有关乎这么深远的问题。谈到这么大的问题,有时候难免会跟现实的状况有所比较,意思就是有所批评。假如等一下,大家听讲的时候,听到有关于对于现实的问题,有些不同的看法,或是各位都是教育的前辈,或是非常关心教育的家长、老师,那么我也是学教育的,有关于提到教育的问题、人心的问题,如果你听起来,有一点不一样,那么我要请各位做一些心态的调整,我们才不会有一些误会,我才能够放心的讲话。所以,我今天我希望我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能很坦诚的说话。

    但是,要坦诚的说话,就必须跟各位约法三章。为什么呢?因为,面对三种人,有三种约定。如果大家不跟我做这个约定,我是不敢讲实话的。第一个约定,是面对第一种人。假如听到我讲一些非常奇特的、跟平常不一样的谈话,你觉得真是精辟入理、一针见血,讲中了我原来心中所要讲的话,你就与我心有心有契契焉,于是非常地高兴,你就鼓掌叫好,这是第一种人。第二种人,听到一些很奇特的话,一般人不敢说的话,一般没有听过的话,那么你心中有一些疙瘩、有些不习惯,那你就这样想:“演讲的人难免有些修辞技巧”,就是难免有些夸张,难免要点幽默,那么你就把这当作幽默,不要跟我太过计较。因为心里太过计较,你就听不下去了,我们就浪费时间了。这是第二种人,你能够原谅我。第三种人,听到这些话觉得非常地刺耳、非常地不高兴:“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们呢?”当你这样想的时候,我希望你转个念头,我希望你这样想:“反正那个人是从台湾来的,他骂人是在骂台湾,台湾本来就该骂,骂得越惨越好。啊!没有骂到我。没关系!”当你这样想的时候,就破涕为笑了,那就转忧为喜,那你也鼓掌叫好。只不过这三种人,其他没有了。所以,今天的演讲一定是打成一片,因为这三种人都能够有所收获,有所会心。这是我的约法三章。
    约法过了以后,我就开始讲了。第一句话就要讲非常奇怪的话,就是教育是很简单的事,培养人才是非常容易的事。假如现在有家长、老师为教育而担心烦恼,甚至他已经做了几年的教育,有些老师教书教一二十年了,他反省自己培养出了什么人才,这些学生毕业后有没有在感激老师,有没有按照老师以前的教导,然后来做人、来处世。结果发现,并没有,他是失望的,越来越感觉他工作是一种跟其他职业一样,就是上班、下班,已经丧失了所谓教育的热忱跟理想,本来那些热忱跟理想,付诸东流,而且,越来越失望。一些家长一直看着他的孩子长大,希望他的孩子将来能成人、成才。不过,他的内心总难免有一些隐忧:“这个孩子将来长大会不会变坏?他的学习能不能顺利?”如果家长、老师有这种担忧,我就很不客气的说:“你不懂教育。”一个不懂教育的人,才需要为教育担忧;一个不懂教育的人,才教不出人才。因为,我们的孩子本来一生下来心地纯洁,也可以说善良总比邪恶多。这种心灵纯洁而善良的孩子,只要我们不污染他,他就能够自然地成为一个品性端庄的一个人。所以,品德是不需要费心来教的,你只要不污染他就好。而且,一个孩子生下来,本来人类的心灵潜能无限,只要我们好好地引导他,他就有洋溢的才华,至少每个人都可以替自己负责任,负起他家庭的责任,乃至于贡献社会,所谓“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你烦恼他没有才华吗?只要你不障碍他,他的才华是可以无限量发展的。所以,教不出品德端庄、才华洋溢的下一代,就是我们家长跟老师犯的教育上的错误。本来教育那么简单,一个孩子我们捧在手上,吹一口气,他就飞起来,只要你不障碍他。
      前两年,我经过香港的时候,见到南怀瑾先生。在谈话当中,他说了一句话,他说:“当今天下父母以及老师,都在千辛万苦做一件事。”听到这种话,我们耳朵要竖起来,眼睛要一亮:“到底这个国学大师,他发现了什么原理,天下父母跟老师都统统在做一件事,而且很辛苦在做一件事,到底做什么事?” 我就想听下去,听了一会儿,他说;“都在障碍我们的幼苗。”听着难免令人丧气呀!各位,你听这句话也不高兴,对不对?请你不要不高兴,幽默一点,高兴一点!那么,千辛万苦在做一件事,在障碍幼苗。

      你不相信吗?让我分析一下,我们怎么障碍幼苗。我们只要铲除这种障碍,我们的下一代应该比我们这一代要好得多,因为我们是被障碍的一代。如果按照我们成长的历程再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我们下一代不只不能比我们好,可能比我们还差,这叫一代不如一代。所以,你扪心自问,你成就了吗?你满意自己的人格?你满意自己的学问?你满意自己的理想?你满意自己的品性?你满意自己的教养了吗?假如不满意,你一辈子这么聪明、这么用功,你的孩子、你的学生并不一定比你更聪明,并不一定比你更用功,那你用同样的方法来教我们下一代,我们下一代会成什么样子?可见,我们要好好地反省了。
    首先第一点,我们怎么障碍我们的孩子。我用一个比喻,用一个喻言,就是所谓的侏儒的喻言。什么叫做侏儒?长不大的人。这个长不大的侏儒到底是怎么来的?大部分都是患了一种病,叫做天生侏儒症,就是他天生下来就患了这种长不大的病。一般人呢?很容易长大的,只要营养稍微够,总是能够长大到相当的高度。所以,人生下来,就有非常正常的长大的潜能。不过,患了天生侏儒症的人,不管你生在皇宫贵族之家,你怎么养他,他总是长不大。我们遇到这种侏儒,我们都觉得他很可怜,他的父母是值得同情的,因为不是不让他长大,乃是想尽办法他长不大。但是,我后来听说有一种侏儒,不是天生侏儒,乃是人造侏儒。为什么要人造侏儒呢?像有些人需要侏儒,像沿街卖艺的人,为了招揽群众,本来牵个猴子表演猴戏。但是大家看腻了,不看了。他就想,我若牵一个侏儒,来表演一下,大家好奇好怪,管他侏儒哪里来的,就来看侏儒罗!这样,他需要侏儒。但是,没有那么多侏儒,因为老天生我们人大体上都是很正常的。没有那么多侏儒,可以想办法制造侏儒。怎么制造?去偷一个婴儿或去买一个婴儿,反正有穷苦人家,婴儿生下来有要卖的,管他这个婴儿命运怎样,或者是自己的婴儿,一定要婴儿。然后,把他身体包起来,用罐子装起来,只露出他的头。你知道,一个孩子的头长大的机率比较小,大部分是身体在长大。身体给包起来,喂他吃东西,他自然会长大,但是包起来,他就会很痛苦,痛苦就天天叫、哎哎哎叫!不理他,你不会理他,让他叫十六年,才把罐子打开。这个人,就比天生侏儒还要矮,简直不成人样,这叫做人造的侏儒。你知道吗?这种人造侏儒是那么值得同情,而那些养他的人真是可恶!
    但是,我们人是不是只有身体长大了,才叫做成人呢?比如说,什么叫做大学?古人解释“大学”这两个字是:“大学者,大人之学也。”什么叫“大人”呢?而来学这些大人的学问呢?必须要对所谓的大人的学问有所认识,我们才知道大学这种学校的本来的意义。大学是不是都是成年人、长大的人去读书,读的学校叫大学呢?恐怕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不是说这个学校很大,有好几个科系,这样叫做大学呢?恐怕也不是大学的本义,而是大人之学。那什么叫做大人之学呢?在内,能够正心诚意修身;在外,能够齐家治国平天下。能够有这样的自我的文化的教养,生命的内涵的开拓,然后往外,他有为国为民这样的心胸、这样的才华。这种人格,我们才称之为大人、一个成熟的人,要不然都是心灵不成熟。纵使你长高了,纵使你孔武有力,你的心灵不成熟,这种人不叫做大人,乃是叫做小人,不是吗?所以身体长高了,你也可以是小人!那么,如果一个教育家,不能够培养我们的下一代将来成为一个大人,可见这个教育家没有真正的教育理想。我们教育达不到这个理想,我们的国民就是所谓没有高度的素质,教育是白白浪费了!那么这种不成熟的心灵,我们也可以用侏儒来表示,叫做文化上的、心灵上的侏儒!即使他身体长大了。我们不只是看他外表,还要看他内心有没有成长。假如没有,他还是小人,这叫做文化的侏儒。
    
我也发现有两种情况会造成文化的侏儒。第一种情况,也是天生的文化侏儒,因为老天爷生他下来,就生长在一个没有文化环境的地方,丛林的地方,一些原始部落的地方。他生下来以后,他就只跟着父母学谋生的技能,他一生就是谋生,一天过一天,等到长大了,老死了,与草木同朽。他来这个世界上跟一个动物是差不多。是不是他愿意如此呢?不是,是老天爷特别对他不理喻,把他生长在这种地方,他要想要成长也不得成长,没有环境,没有父母,没有老师可以教他成长,这种人一辈子注定要成为文化的侏儒。

   不过还有第二种方式,可以造成文化侏儒,是人造的文化侏儒。什么叫人造文化侏儒?就是本来他生长在一个可以成为大人,可以成为端正的人格、洋溢的才华的一个民族里面,而居然以家长跟老师的力量压制他,不让他成长,让他成为一个心灵不成熟的人,成为一个小人。这种本来可以有文化的高度,而居然不让他成长,这样子,就是所谓的人造文化侏儒。这种人造的文化侏儒在哪里可以发现呢?各位,你我都是!乃至于现在的中国人,都成为人造的文化侏儒,至少台湾,放眼望去,都是一批文化侏儒。什么意思?最少,我们从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看,现在的中国人已经不能读中国书了,纵使你受过十几年的教育,你是高级知识分子,连自己祖先的书都不能读了。堂堂一个中华民族后代子孙,而居然自己认为是:我们是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纵使你知道我们民族有文化,你却自己一点了解都没有。像这样,你的心灵不得高度的成长,就变成文化侏儒!
    我们为什么说,现在的高级知识分子连中国书都不能读呢?现在谁敢拍胸脯:“我可以读中国书,因为我是中国人,我受过中国教育,我可以读中国书。”?我们所说的读中国书,不是你能读报纸,读小说,这不能算的。我是说能够读高度中国智慧传统的书,所谓经、史、子、集。有人一听到经、史、子、集,马上心里就反应了,“读这些古老的书干什么?”这就是我要批判的对象。各位,现在你的心里是想要发扬中国文化吗?那你要读读几本书,要不然,你所发扬的中国文化,可能就是信口雌黄,不负责任。有人说,我们的文化需要批判,甚至需要转化。你能批判吗?你能转化吗?你不读几本这样的书,你对中国文化是一知半解,你能够批判和转化吗?所以现在不管你是要发扬,你是要批评,只要你是中国人,只要你是中国知识分子,你就逃不开你自己需要有一点内在的涵养。如果你只是道听途说,听人家说一说中国文化是什么,你就枉为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高级知识分子对自己祖先的东西一点基础都没有,你还算是一个中国人吗?中国的读书人吗?

     所以,以后如果遇到有人批评中国文化,非常简单。假如他在我面前批评中国文化,我就马上问:“老兄,你读过易经吗?不读易经,你怎么批评中国的形而上学;老兄,你读过礼记吗?不读礼记,你怎么批评中国的伦理学;你读过诗经,你读过楚辞吗?不读诗经、楚辞,你怎么批评中国的文学;你读过春秋、左传,你读过史记、汉书吗?不读这些书,你怎么来批评中国的历史学。”所以,批评中国文化的人,马上叫他闭嘴,完全是无的放矢。现在中国人就培养出这样一批不负责任的知识分子!我们要扪心自问,要有良心。

      但是,中国的后代子孙,不能了解中国文化,甚至连中国书都不能读,到底是谁的过错的呢?难道是你的过错吗?我刚才讲过,你从小也很聪明,而且也很认真,乃至于读了十几年书,古人读十年书就可以考状元,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读十几年书,已经是人生非常幸福的一件事。人生的书不要读几年,读十年就已经够了,非常够了。而到现在,却变成一个连自己的文化传统都一知半解。谁造成的?甚至连打开经、史、子、集都变成了有字天书,看都看不懂,你自己自修也没有能力。谁造成的?我们的家长跟老师造成的,而且不只是上一代的家长、老师造成的。我们这一代,作为小孩子的父母跟老师,你依然一直在制造下一批这种不成熟的中国人。
    我们家长跟老师何苦不让我们的孩子长大呢?这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有关于文化的心量,你心胸的含量,你能不能容纳真正的文化,你有没有文化理想的问题。这个问题关系到整个国家、民族的前途。我们的文化心量,为什么会萎缩了呢?首先,我们来分析这个问题。本来所谓的文化传统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全世界能够有高度的文化传统的民族,并没有几个,民族有许多,成千上万。但是,几万年下来有的民族创造了高度的文明而对人类有贡献,这个民族就不枉为生在天地之间。但是,每个民族有不同的开发,因为人类的心灵有许多的面向。而一个民族,可能不能全部开发,像传到现在,整个世界能够成系统的文化传统,大概就有所谓的中国的文化传统,印度的文化传统,跟笼统说的西方的文化传统,当然包括他们的希腊、罗马、希伯来,乃至于伊斯兰教也可以归在一起。开出近代的民主科学,这一大套成为西方文化传统,每一个文化传统都有不同面向的开展。但是,他们同样都是人类高度的智慧的创造,而都同一个心灵开发现出来。所以,照道理来说,每一种文化都是人类的宝藏,而且都同时可以由一个心灵开发出来。所以,依照理想来讲,一个民族应该具备有各方面的文化的内涵,都具备有各方面文化的眼光,这样才是完整人格的成长。

     现在,我们来说中国这个文化传统,原来是以儒道两家为主,诸子百家为辅,所流传下来的以经、史、子、集为代表的一个所谓的博大精深的传统,儒、道两家作主。到了汉朝,有印度的佛学传到中国来。印度的佛学,也是人类高度智慧之一。那些远来的和尚,果然会念经,但是他们的皮肤跟我们不一样,语言跟我们不一样,他们的思想人生观都是跟我们不一样。虽然不一样,但他却有学问、有修行、有品德、有智慧。遇到这种不同的文化,而他们也表现出高度智慧。假如你是生长在汉朝时期的高级知识分子,请问你应当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假如现在我讲这个问题,说我们自己有文化传统,别人有文化传统,跟我们又不一样,但是他们是有价值的,你知道了,假如遇到这种情况,遇到这个问题而心中没有起一番涟漪、激荡的人,代表他没有学术的良心,他已经心死掉了。
    所以,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有些人不去想这个问题,认为这个问题,哎呀!那个问题那么大,你谈他干什么?人生没有大的问题,他自己连自己的生命都荒芜了,他的生命的意义将减低他的价值。所以,我提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很远的问题,乃是每一个知识分子应该有的问题。现在,你如何面对?我们当然不是汉朝人。所以,我们就看古人如何面对中国的读书人,中国人老早就接受孔子的教导,孔子的教导,他的弟子记载下来,第一句话代表非常重要的孔子的精神,就是:“学而时习之”。孔子说学而时习之,并没有说,只有学孔子才是学而时习之,孔子的学是无限量的。所以,君子是自强不息的,这是儒家的真精神,所以儒家的心态是开放的,儒家的志向是前进的。所以,孔子说见贤就要思齐,见不贤就要内自省。

   孔子又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可见,孔子并没有说,只有我一个孔子才是你们的老师,任何地方你都可以是学习的对象,何况这样高度的智慧。因此,中国人就开始学习印度来的文化,我们的学习是很认真的。怎么学习?第一点,我们翻译他们的经典,大部分的和尚没有带书来,因为当时印度也没有书,他们把经典放在头脑里面,他们用印度话讲出来,我们中国人跟他合作,然后翻译成我们的汉文。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如果发展到成熟的时候,照道理他都可以翻译任何一个高度的文化,我们中国人就有这样信心,我们的汉文就可以翻译外来智慧。所以,我们看一本书就翻译一本书,乃至于到后来印度人把自己的经典都遗失了,丢掉了,还要从我们的汉文倒翻回去。我们是翻一本书,读一本书,所以印度所有的宗派我们中国都有,乃至于我们读书读到没有书可以读,用功问人问到没有人可以问。我们是审问、慎思、明辨,这样子的学者他没有办法一再前进了。然后,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西天取经。当时的交通费尽千辛万苦,九死一生,两百多个人,来往于中国跟印度,只有二十几个人能够活着回来,这就叫做九死一生。最有成就的当然是玄藏。玄藏出国十七年,在印度成为最有学问的一个人。他还没有出国的时候,已经把儒、释、道三家的经典都研究透了,到印度更加学习,在印度成为最有学问的一个人。本来印度国王要留他下来,让他享受一辈子荣华富贵,但是,玄藏并没有忘记他出国的本意,所以,他一定要把他所搜集到的资料带回中国来,带到中国来。唐太宗亲自下令,让他守住一个学术单位,集合全国的有名的、有学问的和尚,帮他做翻译。这个翻译是非常认真的,翻译是很辛苦的工作,乃至于玄藏到了老的时候,他上书给皇帝说:“我现在已经老了,精力不够了,没办法了,身体越来越衰弱,我需要休息几年。”这个皇帝回答:“如果你现在不做,谁还能做呢?所以,请你勉强一下吧!”结果玄藏就不能辞职,继续做下去,做到死为止。但是,他已经成为全世界翻译最多的一个人,到现在没有人能跟他比。我们是这样诚恳地吸收外来文化,所以佛教到唐朝时候吸收成功。
     有人问,中国文化主流在哪里?

[1] [2] [3] [4]  下一页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一场演讲 百年震撼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教学咨询:0592-5981543 021-54193709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教材咨询:0592-5982000   传真:0592-5981345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管理员进入   
    Copyright© 2003-2015   绍南文化·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网络实名:读经教育
    邮箱:dujing@dujing.org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序号:闽ICP备050064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