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财贵:推广读经的第一要义是宣导、再宣导

【字体: 字体颜色

 

王财贵教授在全国读经夏令营联谊会第二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时间:20120929

地点:北京国际温泉酒店

文字整理:清和

有关于读经的社群,有人叫读经界,读经界有一些比较太严肃了,所以后来就改名叫读经圈,我们现在都是圈内的人。其实就是我们这一群朋友,也相当散漫的,也就是说有一些朋友到底在哪里,大家知道,那么有一些他已经开始做了什么,做了哪些事,甚至做的很大,我们也不大知道。不过,总之有一些比较互相联络常来往的人,所以成为一个读经圈。

那么,我们读经圈内的人,其实有一个很优良的传统,这个传统也跟我们所谓的读经意义是相通的,就是大家都是无私,他的无私首先是表现在他喜欢宣导,他喜欢去告诉人。

有的人是看到别的团队啊,有些质疑啊,甚至有些学者他还会有一些质疑,说这个读经推广的人啊,有时候心底是不同的,他把握到了什么商机之类的,意思就是说来成就一个事业。那本来啊我就回答说成就事业有什么关系?我也看到很多人因为没有收费,但是他办不下去,你要办不下去有多少人因此而没有机会读经,所以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

前几天啊甚至是我们办高端培训会,来的人在会场上应该是对读经相当有了解的人,在会场上还有人问我,说为什么读经还要缴钱?我说也可以啊,也可以不收费的,但是也可以收费的,这个完全不要在这个地方着眼,你在这个着眼也就是说你心思停在这个地方。所以我就跟他说其实你是一个最功利主义的人,因为你的眼睛只看到“公益”两个字。像这种人不仅是不通人情,也不通义理。这种质疑一直还是有,但是我告诉各位,它永远都会有!因为有些人确实他认为他很有理想,但是他理想并不通,有理想而理想不通,有些是麻烦的,更麻烦的。

所以我们自己也要反省了,因为我们所谓推广读经的人大体上都有相当高的理想,但是也要想自己啊,你首先要通义理,其次要通人情,这才是真的通。有的人只通义理,把握了义理了,我遇到道了,但是呢在人情世故上不够的温柔敦厚,不够与人和祥相处。如果太和祥,只是和祥放弃了义理,而在人情上和祥,也很容易走入乡愿,所以啊,难啊,做人难啊。但是我们尽量以诚恳面对我们的理想,来与人相处,大概这样就没有大过。

孔子说“五十以学易,亦可以无大过矣”,没有大过,已经是了不起的。小过我们不敢说,但是尽量地是没有大过,总之要一片的诚意,心中一片的光明,然后与人为善。所以孟子说“善莫大于与人为善”,最好的善没有比与人为善,那个“与”不是跟着人,不是参与的与,但是“于”是赞赏的意思,“吾与点也”那个与,不是我跟着点,而是我赞成点的性情、为人。与人为善就是去赞赏别人的善,像这一种的情怀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我们读经圈其实这些前辈(比较早走的人),其实都可以供后来的模范,因为这几个前辈这个大家都可以举出来的,在台湾有几个,在大陆有几个,大家可以数出来的。真的是经过生命的淬炼,他们不仅是一腔理想,其实他们也经历过许多的艰难,所以他也知道后辈的艰难,你走同样的路,大体都要经过同样的困难。有的人运气比较好早一点通过,有的人或者是个性,或者是环境,他的运比较不好,他比较慢动作,但是必定都要经过,每个人祈祷自己“无灾无难到公卿”这是不可能的,这个灾难早一点过去,就是心中早一些化解,就是化解的能力强,那么遇到困难就比较容易通过。要不然呢去琢磨去磨练,那么一方面磨练当然是很辛苦的啦,但是它是有意义的,不过一个人很难把他的所遭受到的曲折、颠簸,把它吸收进来作自己生命的养分,这又是浪费了,浪费了这一种机会让我们来淬炼自己。所以一个人假如是通达义理,又通达情理,他其实是很容易的,甚至说不是因为容易,而是他是可以的,他一直这样走下去,他是可以通过困难的,你看这些前辈不是都走出来了吗?所以我们读经界的这批人是真的很可爱的,很可敬的。

有的人当然是希望我继续地普遍地长远地照顾,其实不大需要,不一定,因为每一个人既然走这种所谓的文化之路、教育之路、义理之路、情理之路,其实在方便的地方互相照顾,这是我们的本愿呐。本愿的意思不只是我们自己基本的愿望,其实也是人生的本愿,人生本来就应该如此。

希望我们的推广读经的第一要义永远要记住,宣导,宣导,再宣导,这个比开班还重要。

不过这个宣导我也希望对于理论真的要深入,真的要多研究,然后融会贯通,当然并不一定要依照我所讲过的每一句话这样讲。但是千万要记住:不可以违背了思考的法则,不可以违背人性法则、自然的法则。也就是说你最好不要先讲自己那一套,假如你以前有一套,你千万要拿来比较比较,这个很麻烦的就是。我不是说别人不提我的文章,不按我的讲,我不会如此。而是他这样讲,既然给他机会讲了,或者说大概影响力比较大,它可以做成碟片到处流传,既然是你出来讲了,你要影响人了,请问你的影响会不会有一些负作用,我们已经在做好事了,为什么不把它做全?当然我们说我们不是上帝,我也不是圣贤,怎么把它做全呢?不是尽其可能地做全嘛,那怎么办呢?已经有这么多的理论,这么多人的经验,你要去吸取,要去参访,去学习。

最最重要的一件事,要有诚意,要有分辨的能力,如果没有诚意连分辨的机会都没有了,不要说能力了。但是你有诚意了,要有分辨的能力。

这里有一个秘诀你知道吗?不是我了不起,但是他们就知道我是经过考量的,我不会随便乱讲,所以他们是先学我,然后不仅是学读经,他们还学怎么去思考问题。所以这些人他不仅是自己去说服人,而且他还能够教导如何去说服人,其实不是说服,而是大家商量,我们不必去说服别人,我们也不去跟人家争辩,千万一定要用这种心态。我们不要再做五四那种奋斗了,那种尖酸刻薄了,那种要打倒谁了,千万不要再做了,这种工作已经失败一百年了,不要再做了。——就是一片的诚恳,就是我尽我所能的,你所说的我听看看,但是我跟你一起思考,带动大家一起思考,以这种态度你也很快能成就。但有人说我成就比较慢怎么办?我还要交代一下你不要这样想,因为你急切也是功利主义,就是一片诚恳你哪里会想到我进步快了,我是进步慢了呢,我是讲不过别人呢?千万不要这样想,这些统统全部地从自己心里渐渐地洗涤干净,所以每个人只对自己负责,“古之学者为己”啊,你是真的是诚恳的,尽量地学习的,尽量地思考的。其实最大的成就都在你身上啊,就是成就你所能成就的最大成就,这已经是天底下最大的成就了,你还要去比什么呢?所以说我们整个国家民族啊,整个国民的心性是要重新调理。

在我们这个团体当中,在我们这个读经界里面尤其需要做表率,天下再也没有像我们这批人做天下,这么最难做的工作了,这是天底下最难做的工作。一百年来整个天下,乃至于整个世界,是跟我们唱反调的,不是我们跟他唱反调,他跟我们唱反调,我们唱正调,是最难的。

你愿不愿意呢?你不愿意你就退场,没有人逼迫你。你愿意你就承担,承担了不要感叹,你承担又感叹,你不是叫作什么呢——既不能令又不受命。你既不能令,你既不能够主张他听你的话,你又不受命,你又不自谦一点听人家的话,到最后怎么办,到最后是没办法的办法。那就是丧失了自己,所以你能令,你当然有意志,你的意志可以控制啦。你受命也是我自己愿意啊,我接受你的意见啊,我受命啊,人与人之间只有这两种,你要令,那么你受命,你既不能令,又不甘愿受命,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不知道,这个人生很麻烦的。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清楚的,清清楚楚,这就合乎我们的本色。

其实这些话都常常讲,散落在所有的演讲的记录里面,那么我愿意跟大家共勉啊。

我也在想我办中心也是秉承刚才这种的心意,我们都说尽意,尽意就好。我们也会继续地扶持每一种形式的读经教学以及读经活动,乃至于有人办《弟子规》,我们也赞叹,我们也扶持;有人说国学,也扶持,也没关系;有人办短期班也可以;有人办长期班也可以;有人如果坚持说他一面教读经一面讲解也没有关系。

不过我们有一个层级的观念,一层一层,到底哪一层才是比较想要向往的理想?有了那一层理想,我们就是目标就定了,目标即在就立于不败。如果这样我们就很心安理得,因为假如你认为别人不够,而你真的是判定他不够,你是清明的。不过虽然不够,他还是有意义的,那你更是清明的,所以一定要知道意义并不一定是有全部的意义,对的事对的理论不一定都全部对,这是我常讲的话,所以西方的教育也有对的部分,但是并不一定全部对。

五四的那一批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也不乱来,但是他们有对的部分,不过并不一定全部对,把他执着于全部对,有些时候不止效果会自我打折扣,乃至于会有反效果,注意啊,这个很重要。所以每一个人都要清明他自己,清明不是止于一点得理不饶人,你得理了,你得到最高的,你认为你的把握最高。但是呢你一定要承认各个阶层的意义,只是还天下于天下,它有多少意义,我们承认它有多少意义,这叫作判教。所以我们推广读经其实背后有根的,有源的,有源头活水的,那叫作判教的精神,判教是最大方最公正的,但是它也是很严格的。

有些时候你拿出很严格的态度,别人如果会吓一跳,你就用温和的态度,你上下都是可以的,你左右都是可以的,内外也可以的,本末轻重完全掌握,但是通达人情的时候可以放松一下了。

有些人认为我们推广读经的人呐,就是说太过骄傲了,讲话太不客气了,这种不客气是非常伤人的,为什么?因为别人的不客气他还有辩解的余地了,我们的不客气就是一棒打死,为什么?我们全体通透,你就在我掌握中,孙悟空逃不出如来掌心,这多可怕,所以有些时候你会令人害怕,人在真理面前都会发抖的,所以我们要通人情,温和一点。

你对家长讲话啊可以棒喝就棒喝,你不要每一个都给他棒喝,都给他棒喝他逃走了,你对读经的推动也不是尽全责的。但是也不可以乡愿,总之道理明白了,智慧是很难的,但是相比之下智慧还是很简单的,一步到位。你要做事啊,你要站在前面啊,你不是一步到位的,不过这也是一种智慧。所以向高处走是一种智慧,向低处走依然是智慧,你能不能够上下“上学而下达”,在下学处即是上达,以上达的德来行下达的事,不容易啊。

那当然我们不必要交给每个人这样的责任,只是鼓舞,大家互相鼓励、共勉,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么好的,所谓“可以共学,未可以适道”。大家都共学啊,大家都很用心啊,你是不是把握了道呢,你是不是愿意走向道这一途呢?不一定的,要不信你看看你身边的朋友,共学的人或许多,适道的人不多了。“可以适道,未可以立”,适了道了,你站得住站不住脚跟,立不容易啊,孔子三十才立,四十才不惑,不惑才立的更稳定。你现在立了,你还有惑,你到最后还是站不住的,所以未可以立。“可以立,未可以权”呢,有人刚才不是说了立,你一讲就讲到道理,一讲就讲的很彻底,你是讲的很明白,你心里非常的笃定,但是这还有最后一条,要权呐,所以能够像我刚才说的这样通透,这样子的心量广大,气象和平,这种通透已经到了圣贤的阶位了,所以是不容易的,但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你有这种向往时常反省一下,进步会比较快。假如呢连这点向往都没有执着于某一个地方,你执著的境界不够高,那当然很麻烦,我们就遇到过很多这种麻烦人。你境界很高了,你执着于那个最高的,你也会变成别人的麻烦。

但是既然要我讲,我只能讲这些,别的不会讲,但是我讲这些是很重要的,你可知道?

唯有这些通透了,我们各种的事务都可以办的比较顺畅,纵使不顺畅,告诉各位天地之间没有百分之百的如意啦,万事如意那是你妄想,前辈子也没有积什么德,怎么万事如意呢?你还是有颠簸的,人还是会有糊涂的时候,而且事情的艰难啊,“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啊,环境不是都是配合你的,所以你只管往前走,遇到困难了一定要重新恢复到本心、本性——初发心。

这个你初发心要包含你将来遇到问题怎么办,现在就要立志了,我将来遇到困难我怎么办?要不然你的初发心是空的、虚的、吊脚的,所以要踏踏实实,遇到困难就尽我的诚意,然后等待等待。那么这边不通走那边,这时不通等待下一个时期,如果这样子天下有什么难事呢?所以我这一次的培训演讲叫作“立于不败的志与业”,其实就是指这个意思。

人生唯有到这个地步,唯有你有了这一种的心愿跟这一种的肯认,也就是说你有这一种的觉醒,你觉醒了,奥,原来理想不是马上就可以实现的,原来人间纷杂是很艰难的,而我愿意去承担这个艰难,而且不是承担,本是如此,你就不是承担。

你如果认为我要顶上去,我一定要做一个什么,这个赴汤蹈火的典范,我抛头颅洒热血,我们告诉你——你笨!你笨,你什么抛头颅洒热血。本是如此,遭受各种的,你自己能力的不够是没有关系的,千万不要自卑,一个人诚诚恳恳做人为什么要能力够呢?谁能力够了? 夫子也没有平天下嘛,连国都没有治嘛,当然我们不能够用这样来安慰自己啦,总之我们希望我们学习。

不过,在任何点上遇到任何的问题都会觉得自己不够,那时候不要自卑,不要沮丧。那环境的复杂有时候错综复杂,就刚好这些事情跟那些事情刚好什么事情凑合在一起,怎么会这样子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顶头风”是祸不单行啊,怎么会这么倒霉呢?告诉各位你老早就要预备好了,“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这兵法上这样说。不要仗着说敌人应该不会来吧,现在正在快开两会时间,我们钓鱼台可以闹一闹,他们不会打吧,你不要无视,你不要丧失敌人不来了,恃吾有以待也,他们老早准备好了,我就不怕你,糟糕了,我们中国糟糕了。

那其实我们也要这样想,一定人生有很多困难,你不要认为老天会保佑我,不然,但是恃吾有以待也,你老早就要涵养升扩,你老早就要心胸广大。那你的持续力,我们不用坚持,也不用实践,我们就用持续,为什么用持续?源头活水,盈科而后进,应该老早就应该这样预定。不这样预定,有人说“自从遇到王财贵,一切破事都来了”,你一定会遇到你的破事我告诉你,但是呢还是要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那走过来的时候还是这样清清爽爽,干干净净,这才是人格,所以不要讨便宜,也不要太恐惧,这个态度啊真好,世界真美。

我们就如如而行,如如而来,如如而去,如如而来叫作如来,如如就本当如此,我就这样做,如其所如啊,它是这样我们就这样,它本当如此,我们的心本当如此,世界本来就如此这么多艰难。你求世界没有别的艰难,这叫什么?这叫妄想,一个人妄想怎么会是清净的呢?

好了,讲来讲去都回头再讲,统统是一样的。

那么我预祝我们这一次的联谊会第二次大会啊成功,不过呢如果成功以后啊千万不要忘记年薪一百万总是要给的!我不是来白搭的,嘿。

还好,我又想到程云枫在吗?广东地区来的请举手,回去跟程云枫讲他也没给我。今天很你高兴跟大家见面,我就先讲到这里,你们等一下议事如果没有时间就简短一点啊,不要怪我。

 

本文转自:http://www.idujing.com/a/idea/part/972.html

 

  • 上一篇: 博學篤志切问近思
  • 下一篇: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教学咨询:0592-5981543 021-54193709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教材咨询:0592-5982000   传真:0592-5981345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管理员进入   
    Copyright© 2003-2015   绍南文化·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网络实名:读经教育
    邮箱:dujing@dujing.org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序号:闽ICP备050064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