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學篤志切问近思

【字体: 字体颜色
 

——師範班(第二期)報到講話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时间:20121016

地点: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白羊沟培训基地师范班

文字整理:(师范班)陈桂林、陈蔓、冯文举

 

各位老同学、新同学,老朋友、新朋友,大家早上好!(鼓掌)我刚才问了一下,那我们第一期啊,有三十多个,这是我们第二期师范班,居然能够开,这个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虽然只有二十几个,我们希望以后啊,还可以开第三期,就是十几个人,这样。(先生笑。众笑)那开了第四期啊,就是三个,这样子……那纵使是这样子,第四期还是要开的。为什么呢?因为能开起来的就是成功的,都是好事,因为这是天下间相当难办的事情。说到难办、难办,我又想到,前几天南怀瑾先生过世了,南先生那边呢,他有个办公室,每一次在办公室里面接待人,那谈起事情来说,“啊,这个事情不要在这里谈,因为这是南怀瑾的办公室,是南办(难办)南办(难办)呐!”(先生笑、众笑)这个难办。

  那事情有的是比较容易的,有的是比较艰难的。那么我觉得最艰难的事情啊,莫过于读经的事业啦!读经的理论是简单的,要办读经的事是艰难的。那其实读经的理论说容易也不容易啊,至少在我来讲是容易的,我不知道一般人觉得容易不容易。你现在可以想一想,这个读经的道理啊,读经教育的这些理论啊,到底容易呢,不容易呢?你觉得容易吗,还是觉得不容易?这个也不大容易说。因为也可以说容易,也可以说不容易。我的心里面是想,它是很容易的,但是呢,一般人要真正地了解,看起来好像不很容易。那或许他以为他了解了,那其实也不一定了解得透彻。那现在就这样说了:要初步地了解、仿佛有所了解,是容易的;要透彻地了解是不容易的,或许是如此。不过也好像不是如此,因为这里无所谓初步跟透彻,因为它就那么简单。

  为什么我们要提出这种教育?不是为了凸显一个主观的意见。我们对于一个道理的了解啊,有几个层次,一种是含糊的、大略的、不大清楚的,就是仿佛的认识,这是第一点;那第二个层次呢,它变成是一个意见,意见就是他意识中好像若有所见,这个跟仿佛又清楚一点,它有一个意见。那有的人呢,表示他的看法的时候,有的人只都表示到意见,他有意见,就是他忽然想到什么,他以为是什么,这样就叫意见。那么到后来呢,这个意见啊渐渐成为他很主要的一个认识,这个叫做观念。他有这个观念,“观”就好像看到了、似乎是看到了,他有这个念头,叫做“观念”,这就对他的意见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但是观念还是不够的,观念还停在主观的境界里面,所以啊,要变成概念,要变成一个真正地可以系统化的,可以很清晰明白地表示出来,这个就是所谓的概念了,也可以说是理论,变成一种有系统的理论,这样就客观化了,有客观的价值了。

  但是呢,这一种的系统理论呢,它的客观化的程度到了什么地步呢?客观化的意思就是个人主观化的意思能够跟其他的人能够相应,其他人也会这样想,这叫客观。因为人呢,人之所以为人,成为一个类,人这个类,他的特质都差不多的,他的生理的特质、心理的特质、思想的特质、认识的特质,乃至于领悟的能力都差不多的。那既然差不多,他必定有互相之间共同可以承认的一种认识。这种认识呢,如果是在经验的知识上的认识,我们是比较容易客观化的。所谓经验的、知识的——就是说这个茶杯,是圆的,是瓷器做的,等等;这个水是热的,这样子——像这些经验的知识,乃至于更精细的,一直到所谓的自然科学。为什么自然科学在当代的世界中,它会成为一个普世的共识,乃至于普世的价值?所谓价值就是我们要追求的东西。科学成为普世的,各个国家、民族,乃至于各个人都追求的一个目标,那叫做价值。以自然科学的成就为可追求,这样叫做以自然科学为价值,乃至于普世的价值。我们现在先不说自然科学是不是可以成为价值,乃至于成为最高价值,这个都还要再讨论。当然自然科学应该是有价值的,但是它是不是最高价值,这个叫做价值观。

  那么当代的世界的价值观是不是很平正的,是不是很切中的?就是恰如其分地被认识。我们人生的追求,是不是应该用这么多的精神力气去追求自然科学?这个都还是很可疑的。我们先不管这个可疑不可疑,我们就先说,自然科学它所成就的知识系统,它是有相当的客观性的,乃至于我们一般人都认为,它有非常高度的客观性,甚至把它认为是绝对的客观性,就是它是真理之所在。这一种认识到底对不对,不说,但是它很容易被我们承认。为什么?因为我们人类本来就有这一种认识现实世界的能力,而这种认识世界的能力大概都差不多的。所以,有些人是比较特殊的,那他就不能客观化。比如说,我们在路上看红绿灯,据说色盲的人呢,对红绿的颜色,他分辨不清楚,所以有色盲的人呢,是不能给他驾驶执照的。那他的眼睛的结构啊,就跟一般人不一样,所以他是不客观的,他的主观不能客观化。但是一般正常的眼睛的视觉啊,都是可以客观化的,要不然你怎么设计红绿灯呢?所以,知识性的客观化是比较容易的。那么,再来呢,再推及于现实世界的各种成就,它的客观化也比较容易的。也就是说,让我们也去承认它,不仅是让我们看到它,我们知道它,甚至承认它。

  刚才说,科学知识上的成就,乃至于在各种学问的成就、各种事业的成就,比如说金钱的成就。有钱,富有,它也是某一方面的价值,只是这种价值它的价值性有多高,这是需要讨论的。所以一般人去追求事业的成就、经济的富有,人或是国家即追求这个东西,你也很难说没有意义,虽然有些时候我们常会看到一些有志之士的劝导,说不要去追逐这些现实的成就,就是不要追求所谓的富贵了。但是富与贵确实是有相当的客观的价值的,一般人也很容易认识这个价值,或者说,像我们崇拜科学一样,也会崇拜富与贵。那么,这一种现实上的成就依据于哪里呢?依据人的心灵。不过依据于人类心灵的哪一个方面,哪一个层次,这个是必须要每一个人去反省,或者是每一个人去领悟:领悟自己的心灵,领悟全人类的心灵,领悟它原初的结构,或者说,领悟它心灵原初的追求所在。那一种原初的追求所在,才可以确定价值性的所在。当你能够把你的心灵的原初的愿望能够清楚明白的时候,你才可以去安排你对于你的人生,或者是扩充于整个人类,因为它也可以是客观的,这种客观虽然不容易,也就是说,你有主观的一个价值观,认为人类的生命的最高的追求在什么地方,然后有没有其次的追求,第三等的追求。总之,把你的价值顺序啊,列出一个高低的排行。列出来之后,你才可以知道你在追求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追求?这一种人是不多的。

  那么,我们现在所做的这一件事,比如说教育工作,乃至于是说文化教育工作,或者是再精确一点地说,读经教育的工作。教育在人生的所有活动中,它值得不值得我们去追求?我们要用多少的力气去追求?或者一个国家要用多少的精神去办教育?这个是需要我们自己确定的。一个国家的大政也要及早地确定这一件事。

   那再来呢,教育要怎么做?这个关系到对于整个人性的认识,对于整个人性的价值层级的认识,我们要教导我们的孩子,国家要教导他的国民,最主要的追求点放在哪里?当然,所谓的国民是广土众民,那么多人,当然很难叫他说每个人心思都一致。你要求每个人心思都一致,这也是不合理的,不合人之常情啊——虽然不是不合人之性,但是不合人之情。但是人性当中必定包含人情,所以只注重人性不注重人情也不对。所以,这个就有所谓的多元的表现。我们在多元的时代当中,也算作是一种福气了,但是每个人在不知道价值层级的时候,他往往会在这里迷失,这个就是价值的迷失。我们常常说整个社会,我们的青少年啊、成年人啊,我们国民的心灵很迷茫,为什么叫迷茫?因为你不知道你要追求什么。世间人的、现实上的好像带有客观性的一个追求,有些时候到你面前来,你心里面呐,偶尔也会发出一种不愿意承认的这一种感受。这一种感受越强,我们就可以说,他的道心就越重,也就是有智慧,智慧越高;那如果现实的事物到他面前来,他就跟着走了,这叫随波逐流。

  那我们说教育的目的,假如没有这些价值层级的区分,你怎么可以教出一个人,他要去随波逐流呢?还是要有独特的、自己的、内在的,从内而来的,所谓的“从吾所好”,根据他自己所决定的一条路、一个人生方向去走?怎么可能培养出这种人呢?如果不能够培养出这种人,那么整个的社会风气,人心就是涣散的。而每个人自己呢,也是不安的。那么在一个不安的情况下,你去过你的生活,去从事你的事业,请问这一个人他是为何而存在?他是为谁而存在?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也是一个很严重的人生的一个关键。你认识不认识?我们作为父母的,作为老师的,作为一个国家领导,要不要在这一件事情上多考虑?那么,在这件事情上能考虑的人,在目前看来,好像是不多的。考虑不到这里来,因为这离开现实的生活是很远的。那我们说一个时代所谓的人心不古啊,所谓的文化没落啊,一个时代如果越没有去注重这一方面的价值的分辨,那么人的现实的——人性当中有现实的一面——这个现实性的一面是很容易被引导的。也就是说,现实的心很容易去迎合现实的风气,于是这个叫做随波逐流。

  那么刚才说随波逐流,你或许也可以有现实上的成就,但是,耶稣曾经这样说,“纵使让你赚得全世界,而丧失了生命,又有什么意义?”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点醒、指点啊。那一般人就认为现实的成就是成就,因为它有相当的客观性,好像人人都会有这种想法。那么这一种想法在我们人的心灵当中,它是从何而发的?所以我们现在要提一个观念,就是儒家常常说的“心性”,而且这个“心性”叫本心本性。所以去追求现实、去羡慕现实,而且普天之下的人都往这里去追求,这个不是客观吗?至少在表现上是客观。那表现的客观往往可以来印证我们的心灵、我们的心性,应该有这一方面的特质。但是有这一方面的特质是不是就代表这是人生的唯一,或者是人生最高的特质、最高的意义,最高的价值?大家想一想。这都必须要心思非常地明白。而心思如何明白呢?在这里我们说人生的艰难呐,不容易的。现实上的客观性很容易被承认,从知识、科学,很容易被承认。但是除此之外,有没有我们必须追求的?而这个除此之外的追求,它有没有高下的区分,它有没有一个更高级的追求?假如有,而你没有去追求,这就很可惜了。不过呢,我们再进一步讲,这两个所谓的比较低级的追求、比较高级的追求,这两方面是不是截然相反的呢?是不是冲突的呢?我们要想这个问题。假如是冲突的,那么要劝一般的人呢,你就要追求你的所谓的高度的价值。这个好像相当地不通人情,甚至有一点残忍。所以,在这样子的一个时代里面,有人能够不去追求现实层面的一般的价值,而去追求另外一种价值,这个往往是被笑话的,由于不了解而笑话的。那么,当你在做你人生的一种反省的时候、抉择的时候,请问你如何面对这种艰难?这个每个人要亲自走过啊,这个我所说的亲自走过,是在你心灵中走过的历程,这个走过的明白啊、亲切啊、实在的感觉,甚至是比你去一个地方游览,你爬上一些山坡,看到一些花草树木,甚至比这样子的现实上的亲眼所经历还要真实。你一定要有这种感觉,你的心灵才算作有一点点的味道,它才真正地走向成熟,要不然生命都是非常地生涩的、原始的、没有经过锻炼的。

  那我们之所以要做这样的工作——教育的工作,我们就是为了心灵上的开发。但是刚才说了,心灵上的开发你必须要了解心灵的内涵,心灵的特性。这个就是很多人都在做教育,整个国家努力在做教育,而一般人,所有的百姓都不满我们的教育的最主要的关键。因为不知道心性的整个的内涵,不知道心性的结构,不知道价值之所在。甚至,如果知道了,或者是有人提醒了,他会把这两层追求看成是冲突的。那既然是冲突的,现实是很重要的,现实是普遍的大众很快就能够掌握的,所以纵使是大学者,也都难免会跟现实妥协,走向现实。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就是这个时代,所以现在在教育界最流行的一个主流观念就是杜威的“实用主义”。讲到实用,当然要跟现实结合,他说我们的教育要教导一个人跟现实能够相适应。这个适应啊,其实背后跟达尔文的这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跟这种观念是有相关性的。那么,有没有讲到适应社会,你是跟着社会往下走呢?还是你适应社会之后,能够提升社会,提升社会的整体价值?有没有这种观念呢?在美国人,这一百年来,是渐渐地丧失了这种志气,丧失这种理想,所以这一百年美国领导着世界。这个所谓的文化,所谓的理想,是一天比一天滑坡。

  那现在人心不死啊,尤其中国人呐,像各位,你心里面一定有某一种因素,一直还在那里活动,就好像一根狂风中的蜡烛,它还闪烁着,还没有熄灭。你要知道你这个闪烁的这个微微的光芒,到底它是什么东西,你要认清楚。当你认清楚这一种闪烁的微光的时候啊,你认清楚了,其实它立刻不是闪烁的微光,这个“昭昭之明”,即是天地之明。一点点的光明,其实就是整个宇宙的光明,一点点的光明跟宇宙的光明是同质的,性质是一样的。而且你越去体会它,你越会觉得,它原来不止是一点点光明,那是,你用整个现实的心灵去看它,用整个的社会风气去看它,它是一点点光明。你真的知道这个光明的意义的时候,它是普照整个天地的光明。(鼓掌)

  你唯有在这个肯认光明之中,你才静得下心来做你认为应当做的事,做你自己想要做的人。所以,我说我们所做的这件事是天地之间最艰难的事,就是从这一点上说的。而它果真是艰难的吗?其实不然,它是天地间最简单的事,最简单容易而可以明白。你要去明白知识啊,不容易;你要去成就事业啊,是不容易;你要把握你这个心性啊,是非常容易的。因为你只要自己反头过来,自己反省,自己承认。只怕你不敢反省,你不愿意承认。为什么不敢反省呢?因为我们整个心思都往外追求,我们的习性都在社会中造成。刚才说了,它有相当的客观性,大家都要追求,它在我们的心灵上也有根的,它只是在一个现实面有根,你要从那边返回来,你会感觉到很孤单的,所以你不敢返回来。你纵使有些时候——很清静的时候——返回来了,你可能也不愿意全心全意地与它相守,守在一起,然后去渐渐地涵养,去酝酿。你可能不愿意。这就是刚才说的艰难之所在。第一步艰难,你这个风中的残烛啊,这个蜡烛啊,是不是已经灭了?其实它永远不会灭的,你可以去发现它,这是第一步艰难;第二步艰难,你发现了,愿意不愿意去肯认它?第三步,你肯认了它,愿意不愿意去把它在你的生命中实现出来?这个是人生的一个困境、艰难,但是呢,这也表现了人生的庄严。

  那你现在来这里参加我们这个学习,我刚才说了,你必定都还有一点不死之心。现在就是这个不死之心你要去真正自我明白才好,不要只有恍恍惚惚,要从恍惚变成好像你有这个看法或意见,然后变成一个观念,你就是这样想的,变成概念,很清楚明白,变成理想、理论、系统,还要变成实在,一步一步地看看你们自己,自己去想一想,你们现在已经到达哪一个地步?当一个人这样走过一遍的时候,你再回头一望,真的是令人安慰、欣喜,你就会很高兴,你终于找到自己了。要不然跟自己是隔离的,有些时候不是真实的自己,所过的人生不是真实的人生。不过这一种艰难还在初步,你纵使已经非常清楚明白了,你也要追求的。这还是一个初步啊!为什么?刚才说,你要把它做出来,从模糊到清楚到很坚定,这虽然有几个步骤,好像每一步都不容易。但是一个有智慧者呢,他是一步可以完成的,他是没有时间性的,因为这是心灵的东西,所以没有时间性,也没有空间性。但是你要把在你生命中实践出来,首先在你的生活习性上,你要能够改变,用佛教的话来讲,你要去除你这个业障。因为你的习气啊,就是业嘛,业就产生了障碍嘛,对你的人生有障碍。但是你如何去破除它?只有智慧可以破除业障。而高智慧的人呢,当下就一切罪业全部被光明所照破。所以一个人要改变自己是非常容易的,一秒钟之间,一夜之间,就让你整个心性起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要你肯认了你那一点光明。而这一点光明,不只是一点点,所谓“道心惟微”,非常微小,它这个道心之惟微是在你现实生命中来看是惟微的,而道心本来就在天地之间,那怎么会惟微呢?当然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非道弘人”就是“道心惟微”,“人能弘道”就是你体贴这个道心,它虽然微小,但是它又广大,所以“莫见乎隐,莫显乎微”啊,它是微小呢?它是广大呢?你在这一个地方去体贴你对于心性的体悟的深浅、高下。所以,当你能够把自己的生命做一个转变的时候,很快地,它会表现在你的——不仅是日常生活中——会表现在你整个的神情,你的面貌,孟子所谓的“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啦,气质变化啦!

  什么叫气?阴阳二气;什么叫质?阴阳二气所结合而成的一个存在,现实的存在,它有质,有东西可以看到,可以摸到,这个叫质。所以由气而成质,叫做气质,所以气质就是自然的意思。我们说天生,乃至于我们现在的每一刻来讲,你这一刻的以前,都是可以叫做气质,你本来就是这样,本来就这样就是气质。比如说,今天你所有的生命的所有一切,包括内在外在,你就是这样,这样也可以叫做你的气质。这个是气质广义的说法啦。气质原初的意义就是你生下来的,你的所有的状况,内在外在所有的天生禀赋,这叫气质。

  但是呢,就着你的生命的一个自我反省来讲,你当下反省到你的生命的意义了,其实你当下才活过来,你的天地宇宙是从你想到的那一刻开始的,以前都是渺渺茫茫的。所以以前都算作你的气质,就好像一个婴儿生下来,这个叫他的气质,生下来之前他是渺渺茫茫的。你在生命的自我成长的历程中,你认识到你的生命的特质的那一刻,就是你刚刚出生的那一刻。所以这个叫气质啦,那它可以变化你的气质。至少在你的观念上,你知道自己要怎么用功。在你的习惯上,以前坐不住,现在坐得住;以前心浮气躁,现在是非常的祥和安定。这个就变化气质啊。

  那么,这还是从心理的变化,到最后,他生理产生变化。那么这个变化还是自己的,《大学》所谓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就是你的“明明德”。但是它还要“在亲民”啊,亲民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教育,亲民的一个最大的一个能量,就是政治。所以其实政治原来是要做教育的,或者说政治的主题在教育。那么,假如你不能够在政治上有高的位置一下子影响很多人,你也可以在你任何一个时刻而有教育的工作可以做。刚才说的是自我教育,那其实你也可以遇到任何人,假如你自己的心性是变了,气质是变了,你其实对任何一个人都有教育的功能,叫做“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这是教育。何况你真正地做出一个教育的事业?比如说,你开一个班,三个孩子让你教,那也是在做教育啊,你安知道这种工作就比一个国家总理对整个民族的影响就一定小吗?不一定的,不一定你教三个孩子就比国家总理的“外王”事业就小,不一定。是不是?说不定这三个人出一个以后的国家总理呢?所以不要为现实所迷惑,要在整个天地宇宙中看任何现实的事物的价值所在。所以,如果一个国家总理做了四年八年,而居然对整个国家民族没有永恒的贡献,这就等于零。如果还有所害呢?那不如没有,还比较好。不是吗?所以你要除了变化自己之外,你还要变化这个世界。那如何做呢?你自己都没有一个方向,你如何引导人呢?当然,你自己有了方向,你也不可以用很激烈的方式、急切的方式想要引导人。所以真正的一个有道者,真正的一个圣人,他是非常平和的,他是通达人情的。那你说人情都往现实面走,我这也是理想往高处走,现实是往低处走。而一个有高度理想的人,又要去通达人情,就通达往低处走的这种人生的特性,这里又是另外一种艰难。所以改变自己比较容易,要改变他人是更不容易了。

  不过啊,话又说回来,刚才说了,人性总是客观的,也就是说,人性总是物质的。刚才说,视觉有时候会色盲,在人的心灵里面就没有所谓色盲,虽然遮蔽地非常的严重,但是不至于像生理上真的是有特殊结构,人类的真正的本性只有一个,没有特殊的结构。我们的视觉神经真的有特殊结构,所以看起来大部分人的心灵比色盲还严重,其实它不可能有色盲。在这个地方我们又说,教育是简单的,要通达人情是简单的,要做出一番教育的事业是简单的。所以,在既艰难又简单之中,请问你如何去认识你所处的环境?你所做的事,你所遇到的困难,你如何去认识它?假如这一点事先没有都考虑过,你将来去做事的时候,你一定会遇到这个跟那个的…各种的冲击,你会感觉到路途非常的颠簸,那么当时你或许会站不住脚。所以,这些都要在你去做事情之前,最好都要想过,要知道。

  那凭你自己怎么想呢?其实,你也不要那么担心,所有有智慧的人都替你想过了。因为假如你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其实你来想这些事情,你也都能够全部明白。而你是有智慧的人,你也可以想,这个世界上也应该还有别人有智慧,乃至于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人比你的智慧高出许多,而他曾经存在过,是真实地存在过。这个生命曾经在这个现实世界中存在过,而他跟你的本心本性是若合符节的,他一直在那里呼唤着你,不是他在呼唤你,是你自己的心灵一直在呼唤你自己,只是你很不容易听得到,那个光太微弱了,那个声音太低沉了。那现在有人表现给你看,这叫做经典。它传下来了,我们可以看到了,用文字记载在这里了。所以你去读经,其实是读你自己,了解你自己,借用有智慧的生命。而且这个智慧是真实地表现过,你不借用它,恐怕自己要花许多的工夫。这个工夫不是一辈子两辈子的事啊,可能几辈子你的智慧还不能够达到这个高度。不是你原初没有这个智慧,而是你的障碍太多了。所以借用这样的、已经走过来的人他谆谆的教诲,你就可以跟着他走一趟,这是人生最方便的一条路。能够走上这条路,能够跟得上这种人,是你这一辈子的幸运。有些人是跟不上的,有些人连有这一种人都不知道,甚至于他不承认,他也没有机会去跟一步,连一步都跟不了。那各位啊,现在你有这个机会了,你要珍惜。

  所以,现在是你先自己去追寻,你在追寻的过程当中,自然地它就有你将来如何与世界来往的提示,因为“明德”跟“亲民”是一件事,“内圣”跟“外王”是一件事,教育自己跟教育他人也都是一件事。那么大家在这个地方有这样的机会,确实是令你自己羡慕自己,那么别人也会羡慕你,虽然一般人不知道来羡慕你,你就自己先羡慕你自己吧。(鼓掌)把这一年过了,你再回头,你真的会羡慕你自己,乃至于会敬佩你自己,因为这是世间稀有啊,所谓因缘殊胜,要不然你怎么可能呢?一个人怎么这么傻傻地待在一个这么样偏僻的地方,然后被围起来,被关起来。能够关上这么久,这是很难得的。我其实也都很羡慕大家,我其实这一辈子啊,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其实我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想,能够有这种日子可以过一过,不过当时王财贵还没有提倡读经,(先生笑。众笑)我都很想再年轻一次。所以每次看到我的视频我都很羡慕…(先生笑。众笑)

  人是现实的存在,他只有在一个时空中存在,做他所做的事。你这一年,你如果在这里读书,你就不可能在别的地方做别的事。那你要想一想,要想清楚了,你如果在别的地方做别的事,可能会有什么成就?你如果在这里读书,你可能会有什么成就?当然,这一种比较是很难的。又回到刚才那个议题:价值的层级。有些价值叫做市场价值,是相对价值;有些价值呢,叫做非市场价值,就是绝对价值。所以说到价值、说到成就啊,这个很难比较。假如这个成就呢是相对的成就,跟绝对的成就来比较是不可能比的。相对成就是可以比较的,相对价值是可以比较的,就是市场价值啦。

  什么叫市场价值?从古时候就大家都能够把握这个市场价值了,在赶集的时候一头牛换两只羊,这叫市场,一头牛换两只羊。那或许又到别的地方去,换十担的谷子,这个就是市场价值。那绝对价值呢,是不能交换的,所以道德的价值就是绝对的价值,这是康德说的,是不能交换的。任何现实的成就都是可以交换的,所以,假如你在这里读书,它的价值性啊,是高明的、绝对的,那就很难用现实来换算。比如说,你现实你可以说,这一年我如果做这一件事情可能会赚多少钱,那一件事情能赚多少钱,那么如果是以赚钱为标准的话,它是可以比较的。甚至呢,你花多少的精神力气去赚多少钱,这个也还可以做比较,比如说一天上班多少小时。你一天上班八小时,一个月可以赚三千块;一天上班十二个小时,你就可以赚得六千块钱。那你想,八小时三千,十二小时只不过加了一半,它的薪水就翻倍,有人就这样算,所以他就去做十二个小时。但是有人就劝他不要这样做,因为这不是八个小时跟十二个小时,当你一天上十二个小时班的时候,或许你的寿命就会减少十年,你还要往这里去算。那这样子就不做不做…虽然多了一倍也不做。这都可以换算,或者说至少是稍微可以比较。但是对于你的真实的心灵的一种光明的追求,那是不能换算的。当然了,我们还是要有现实的生活了,对现实生活的注重也要看个人的意愿,你要投入多少。

  那么,所以你在这个地方读书,读一年,你到底收获多少,这很难用现实的名、利来衡量。那在不能衡量的情况下,你肯定它多少,这是你现在在刚开学的时候,你要自己很明白啊!最好不要时常告诉自己,说我既然选定了,我就把它挨过去吧,挨一年,虽然这样也不错,但是最好不要这样。我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讲这个问题,讲你来参加这样子学习的艰难性,你在艰难当中你要能够静得下心来,让你的心放平,而且不止是放平,你要有一种幸福喜悦的感觉,你要有一种内在的光明日渐充实饱满,照射出去的感觉,“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你要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越多,代表你心性领悟越深刻,这种感觉越真实,你的人生的脚步就越稳重。那这样子不止是在这个学习的期间你会非常的安稳,它其中也会有一种幸福愉悦的感受,乃至于这种幸福愉悦它会维持一辈子。这样才是参加这个班的最高目的。

  当然了,我们也可以稍微把它用现实来换算一下,就是说你在这一年里你读了多少本书?这几本书读了多少遍?你熟悉到什么程度?当然也可以这样换算。这样也是一种所得啦!但是,最高的所得还是刚才说的,在心性上的一种修炼。其实你心性上的修炼如果没有很深切,没有很自觉,你光读了这些书其实就相当有效了,因为它会潜移默化,潜在地、默默地变化你,而你自己不知道。那我今天就说,我们不止要潜移默化,你要像孔子说的,“默而识(zhì)之”,它在默默中变化,但是孔子呢,是在默默中他也能够明白自己心灵的正在变化。啊,这真是了不起!这一种生命真是可贵、漂亮!所以,随时要回归到自己的心性,而你要感受到,回归到自己的心性其实你的心性是扩充出去,你越回归,你就会感觉你的心性越扩充。这个不是物理学上的向内跟向外,物理学的向内就不能向外,向外就不能向内。但是在心性上呢,你越向内呢,其实就是越向外,叫做“求其放心”,你才能够扩充。那你放心收得越紧,你的扩充的力道就越强。这是一种不一样的学问,这个“不一样”这三个字就代表它的艰难,因为一般人认识不到,很难认识到。

  那我听说各位,有的是三个月的,三个月或许只能读一本书啦,一年的呢,就可以读几本书,五六本书。那现在我们说,我们推广读经,但是读经读的内容啊,也有一些程序、顺序。这个整个说起来啊,这是一个聪明的读书法。读书虽然说“开卷有益”,那是古人啊,古人所读的书大概都开卷有益。现在的书啊,太泛滥了,你到书店去,你能够拿着书都说开卷有益吗?不一定,有些书是开卷有害。好了,那我们说寻到有益的书,而有益的书呢,当中又有更精华的,那就益处更大。在你不能够博览群书的时候,你为了让你的所得更多,更有价值,你还是要精选。那我们现在就是给你精选一些书来读,乃至于我们推广读经其实就是精选人类最伟大的书来读,这是聪明的读书法。

  以中国的书来说,我们说经典是所有的书当中的永恒的著作,而一般儒家说的经典,也就是所谓的“五经”、“六经”啊,就是孔子以前所留下来的书、留下来的文化的精华,就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啊!那么,智慧的结晶在哪里呢?也唯有读破万卷,而且相当有智慧的人。——有的人读破万卷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精华呢,他知识很广博,但是他不归宗,所以他博文不能约礼。博文是用功可以达到的,约礼必须要有智慧。——那么一个博文又能够约礼的人,他才能够去认识整个民族长久历史以来所留下来的智慧成就,那个最精华的部分。所以,孔子之前,中华民族的文化已经发展了两千多年,从轩辕黄帝开始算的话,两千多年。尤其到了夏商周,尤其到了周公制礼作乐以后,到了周朝,所以孔子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所以,“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啦,尧舜是在三代以前了,这个所谓的文武呢,就是周文、武啊,它是以偏来概全,其实是讲三代,夏商周。所以,尧舜、夏商周,这个时候文化已经非常的灿烂了。只有像孔子这种生命,才可以把两千多年来整个民族最高智慧的成就能够见识得到、看得准确,而且经过整理,就是所谓的五经或六经啦,我们现在当然都称为经啊。

  但自从孔子以后,有孔子的言行记录《论语》,有孟子的著作《孟子》,还有据说是曾子的著作《大学》,子思的著作《中庸》。这几本书又经过了一千多年,到了唐宋的时候啊,渐渐这四本书的地位就渐渐浮上来;到了宋朝,既知道《论语》、《孟子》,其实也渐渐知道《中庸》、《易传》(《易经》的传);后来程伊川也很注重《大学》,朱子继承程伊川,也注重《大学》,所以就把《论语》、《孟子》、《中庸》、《大学》合起来称为“四书”,这样就有所谓的“四书”跟“五经”——其实应该讲“五经四书”,因为“五经”在前,“四书”在后嘛!但是自从“四书”编出来之后,我们一般流行的成语就叫做“四书五经”。这不合历史的顺序啊!但是为什么“四书五经”这个名号会一直存在着呢?它虽然不是历史的顺序,但是它可能另有顺序,这种顺序叫做义理的顺序,就是哲理的顺序。乃至于因为哲理的顺序,所以宋明儒者他们教学的重点也转过来了,把重点放在“四书”。这个所谓“重点”有两个意义:第一个,你一开始学习,你为学入道就从“四书”开始,这算做一种重点;第二点,你把“五经”乃至于把所有的学问都经历了,你最后还是要回归到“四书”,这也是所谓的重点。所以从“四书”入,最后归结到“四书”,所以“四书”笼罩着整个的中国的文化传统。因此我们推动读经的教育也遵照这种顺序,从“四书”读起,然后再及于“五经”,乃至于“五经”并没有全读,全读的“五经”只有两部——《易经》跟《诗经》。   

  我们从宋明以来,是以“四书”来解“五经”,为什么?当代新儒家徐复观先生说,周公是据事制范,孔子是摄事归心啊。就来讨论周公和孔子在文化上的地位,所谓文化就是人类的智慧表现,都是圣人,而孔子一心所向往的人是周公。刚才说周公是据事制范,因为他是王者嘛——虽然他没有登天子位,但是他摄政,——他要做政治的管理,政治安排,所以据事制范,根据各种的人生的事务而去制作规范,叫所谓的“制礼作乐”。礼乐都是一种生活的规范,礼一般除了人与人之间的活动之外,最高的是国家的治国大典,所以“制礼作乐”这个制礼的“礼”最主要的是国政,所谓的封建制度,这是周公才完成的、真正的一个政治体系。据事来制范,任何的事情都有规范,上到国家的政治,下到人的日常生活,冠、婚、丧、祭之礼都定了。这了不起啊!那孔子“摄事归心”,孔子不是要恢复周礼吗,不是要效法周公吗?那他摄事,摄就是涵摄,就是像摄影机一样摄,把这么广大的景物收在一个地方,这个叫做摄事。把那个事情收进来,回到哪里?回到心灵。为什么这些事、周公制作的礼乐可以回到心灵呢?因为《礼记》上说,这个礼啊,“非由天降,非由地出,皆本于人情”。真的礼啊,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从地里涌出来的,都是从人之情出发。“人情”的意思不是人的感情,是人的真实生命,人的真实感受,这叫情。情者,实也嘛,礼皆本于人情,所以礼乐也是从人心面对事物而升起的面对事物的一个模式,把这个规范制作出来,这叫据事制范。至于这个规范从哪里来,为什么要这样做?周公是没有说的,所以孔子就把这些事归于心。所以叫做“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就是把礼乐(周公制作的礼乐)归结到人的仁德之心,叫摄事归心。

  好了,那现在假如你要学习中华民族的智慧,请问你怎么学?你从何入手,以何为本?孔子之前两千多年的中华民族智慧,孔子把它整理出来,集中在孔子,所以孔子叫集大成;孔子之后,中华民族的智慧从孔子再发展出来,所以去年我有一个演讲叫做《诸子出于儒家论》,就是诸子百家都是从儒家开出来,乃至于都在孔子之后,都受孔子的影响。其实受孔子影响,就是受中华民族远古以来智慧的影响,所以诸子百家是从中华民族智慧的源头开发出来的,何况是从孔子以后,中华民族学术的主流都在儒家!为什么都在儒家?

  我常常讲这个话,中华文化的主流在儒家。有人就说,是因为汉武帝依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假如没有经过汉武帝这样提倡,中华文化不一定是以儒家为主。各位,你有没有听到过这种议论啊?你就想一想,说这种话的人,是不是相当聪明?是不是很有反省的能力?他能够在不疑处疑——大家都没有疑惑的地方,他起了疑心了——这是不是能代表能读书的人、有思想的人呢?当然可以这样说。但是这是一个初步,你比一般人聪明,一般人会糊里糊涂接受了整个传统的影响,他可以从传统中跳出来。但是,他最后做这种结论却很不高明。他本来可以做高明的人,因为你如果只受传统影响,你也是糊涂的,这也是另外一种随波逐流。所以你一定要从传统中跳出来,不要轻信传统,所以这种人值得敬佩。但是他做这种结论呢,却不一定值得敬佩。为什么?不要轻信传统表现聪明,但是不一定反对传统才能够成就聪明。

  我再讲一遍,这是很重要的观念,这一般人不一定了解的,我讲这句话你或许不一定听得懂,听得懂是了不起的。你无条件接受传统是愚昧的,你对传统起疑心是聪明的,而对传统起疑心并不一定要以反传统来做结论,对任何的事物起疑心是要更真切地去认识这个事物,当你真切认识的时候,所下的结论才是真切的。所以如果是对儒家是不是应该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或儒家为什么能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对这一点,你重新去思考,这是对的。我们每一个人对你所学的学问,乃至于任何一句话,都要起过疑心,都不可以一下就接受,除非你智慧很高,真的是心心相印。你如果真的接受的话,你应该这样想:我是思考过了,只是我这个思考很快,快到我都不知道我已经思考过了。每一句话都这样子哦,有的是我每一句话都要想一想,有的是我想了几年我才知道对还是不对,有的是当下马上就知道,因为它的客观性太强了嘛!那有些道理呢,没有这么浅近,有些讲话是对特定的时空、人物而讲得。像那这种道理要接受就比较困难,那有些是很容易让人接受的。你读书先要接受那个很容易接受的,但是你一定要想过,这是我愿意接受的。

  那么读书起疑心,起疑心之后你要去探究你到底要不要接受。中华民族从五四以来就养成了一个治学的方法,就是做学问的方法,这个方法普遍地流传在社会中。——就是会起疑心,如果谁能够反传统,那谁就是高明的人。——这样的学术风气是很差的,它聪明了一步,不能够再更聪明。什么叫更聪明?就是你能够对你的疑心能做一个恰当的解决,这个恰当的解决包含两种解决的模式:一种是我起了疑心,然后我确定古人这样说、古人这样崇拜孔子是错的,于是我决定要反对传统、反对孔子。假如一个人敢这样说,我是很敬佩他的,他思考过。但是不只是起疑心,不只是得到这个结论啊!起疑心,你也可以说我思考过,果然中国就应该以儒家为主流,乃至于全世界都要崇拜孔子。他也可以得到这个结论啊!这个结论如果是自己想过的,这个人也了不起。所以这两种人我都很敬佩。最差的是那一种,认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孔子是我们的圣人,你为什么不尊重孔子?那么另外一种也很差:我们为什么要听古人的话?我们为什么要让古人牵着鼻子走?我就要反对,怎么样!这种人也很差,两种人都很差。所以有两种人值得敬佩,有两种人很差劲的,不值得我们效仿的。

  这种心态啊你一定要建立,这叫做能力,你对于学问,你对它的批判的能力。所以批判不是一定要打倒,批判是给予恰当的安顿,批判是一种衡量,你衡量它的轻重,你依照它的轻重而给它恰当的承认,这叫做批判,让它各归其位、各得其所。所以现代人缺乏了批判的精神,五四那一帮人做了很坏的示范,他们没有批判的精神,他们只有一面倒的精神——凡是中国的就打倒,凡是西方的就崇拜。这是非常浅陋的、可笑的一种心态。他们是不会做学问的人,会做学问的人一定要经过自己的思考,你纵使暂时思考得不明白,你做了错误的评判,但是是你经过思考而做的评判,你知道你是经过思考而做评判的,这种评判不管对不对,有没有客观的价值,你都是值得敬佩的。首先我们要承认这一点,这一种人才有前途,这一种人如果还是很诚恳的话,他随时都还会进步。但是假如你已经确定了,反正哪一边我就要打倒,哪一边我就要支持,这个叫做意、必、固、我。所以孔子说“无适也,无莫也”,你哪一边就一定要支持,哪一边就一定要否定,像这一种心态是错误的。要怎么呢?要“义之与比”,道义在哪里,我就跟着站在哪里,这个孔子老早就说过了。我们用“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来衡量所有的人,我们要不要信他,你才可以做个决定。

  现在整个中华民族这几十年来,我们都受了五四那一批人的影响,所以现在中国人丧失了批判的能力,都一面倒。一面倒包括两个方面,一面倒向打倒中国文化、倒向五四,这是一面倒;一面倒向一定要复兴中华文化,非常热烈,这种也是一面倒。这都是不成熟的心灵,所以我们要从现在开始,先成熟自己,然后我们希望我们的下一代也成熟,不要再折腾。什么叫“折腾”?今天往东边走,明天往西边走,或者有人往东边走,有人往西边走,然后两个人互相对抗,这都是折腾。世间没有可对抗的东西,凡是有所对抗,你一定要在这个地方用功,从古人开始,孟子跟告子辩论,你一定要在这里用功,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不能解决的,是可以解决的。

  那历史上没有解决,至少在春秋时代,好像没有解决。其实孟子心里是知道的,你也说告子心里也是知道的,你如果这样讲的话,你必定就要重新选择,到底是孟子是知道的呢,还是告子是知道的?还是两个人都是不知道的?没有两个人都知道的。我再讲一遍啊,孟子跟告子辩论,既然有针锋相对的辩论,必定有一方是对的。假如孟子对,告子就是错的,假如告子对,孟子就错了。那也有一种情况是两个都不对,他们狗咬狗嘛,这样也有可能。如果两个都对,两个还斗争辩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甲、乙、对、错,这四个观念合成四个命题:甲对乙错、乙对甲错、甲乙都错,没有甲乙都对的。甲乙都对何必辩呢?但是,也有一种情况,甲乙各有各的对,结果,还是他们都错,因为他们对对方的认识错误,这还是错的。每一个问题都要这样想啊!

  到底孔子是圣人还是老子是圣人?这个在魏晋时代辩论过,这个辩论也要了解,等等。朱熹跟陆象山的辩论、王阳明跟朱熹的辩论。朱熹跟陆象山是同时代,所以他们可以相遇辩论,王阳明跟朱熹是不同时代,但是他们在学术上有辩论。你怎么看待?近代五四面对中国文化的态度,你要怎么看待?

  各位,学问说难啊,真的很难,浩瀚无边,你没有相当本事,你怎么作判断?还有呢,你在判断之前你必须要先了解这些东西,你先要博文啊,最后才能约礼啊。博文就是各个状况你都了解,约礼呢,是你给他一个评判,到最后只有一个真理。谁合符这个真理,我们就承认谁。但是这个合符真理还有各种合符方式,有的是比较合符,比较不合符,就是远近、亲疏,对这个真理本身,它离得比较远,比较近,有的是它切中真理。所以你在这古今中外所有的学术思想当中你要去分辨它,对于真理把握的高下、远近、亲疏,这才是真正在做学问。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能够博文再约礼了,但是每个人都要尽量的有博文约礼的心态。要不然的话,你不博文就空疏,你博文不能约礼呢,就散漫,这个都很令人遗憾。

  那我们怎么养成这个能力呢?现在博文有一点来不及了,但以后可以补这个工夫。有的是从博文先开始,你开始想要用功了,先博文吧,读很多书。我的做法不是这样,你要看看怎么样才合符人的学习的特质,我是先给你一个至高点,然后你再去博文。所以先让你接触经典,以前的都不算,你以前几十年来所读的书,所做的学问统统都不算,从今天开始。那假如以前我读得相当好,那相当好也要从现在开始重新认识。所以也不是一点也没有意义。以前你读过很多书,以前你做过很多思考,从今天开始要读真正的书,做真正的思考,每读一本书,每读一句话都对你的生命有最高度的价值。注意哦,你才不会浪费你的生命啊!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这样子成长上来,我们的下一代如果真的从小这样成长上来,到你们这个年龄,到了二三十岁,那已经有相当的功力了。

  功力啊,不容易啊!要做到一个有功力的努力,有些努力是没有功力的,或者说不能累积功力的。比如说,台湾总统马英九先生,他从年轻的时候,十几岁、二十几岁时开始养成一个习惯,每天早晨晨跑,跑步,可能要跑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他当总统,可能这个晨跑啊对他的选票有一点积极的效用,因为大家认为这个人不简单啊,三四十年来没有间断过,他在台北市一条马路边跑步,大家都知道的。他当市长的时候也这样跑,后来他当了总统的时候还是这样跑,那他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这样跑无所谓,当市长这样跑也无所谓,当总统了这样跑,两边警察要几百个人去维护,(众笑)他跑了几天不敢去跑了,后来去哪里跑,不晓得。这样也值得敬佩嘛!但是我后来想一想,如果他从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就练武术,每天练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他练了四十年,他现在怎么样呢?他现在有功力。他晨跑跑到现在,不仅没有功力,而且体力越来越差。(众笑)

  我不是说跑步不好啊,但是同样花时间,你做什么事,你要选那些能够累积功力的事来做。你读经读一句有一句的功力,读一本有一本的功力,你读一遍、两遍、三遍、五遍,那功力就渐渐增强。你读其他书啊,这个功力累积就不够,甚至有些还抵消你的功力——刚才说开卷不一定有益——浪费你的时间。你若去看电视呢?如果说每天看电视看十个小时,看一百年这个人大概也不会成为学问家,所以白费,就浪费了。所以生命就不可以再浪费了,要选择能够累积功力的事情来做,而且是能够很迅速积累,很扎实地积累功力的事情来做——就是读经。(鼓掌)

  刚才说了,读经我们注重四书,然后五经当中的两部。如果是有一点读经的基础了,有这种精华中的精华做基础了,也希望我们再博文。所以现在博文跟约礼不分成两个阶段,它同时做,乃至于约礼先做。现在我们的儿童读经教育也是,因为他博文的能力不够,也无所谓约礼。但是我们的教材呢,其实是供将来约礼用。约礼就是很简约的能够启发人性的高明的智慧之作,博文就是一切的著作。其实到最后啊,两件事情最好都能够有相当的成就,这叫十字打开——博文约礼。你自己在这段时间之内,你或许只是人生的小小一段时间,比如说你活一百岁,这样在这里用功一年,只是用你人生的百分之一的时间,那是很少很少的时间,能够给你一大进步已经很好了。那或许是说你从现在开始,你会因为读这个书,变化你的气质,能够端正你人生的方向,你继续的往前走下去,你在学术上会有相当的成就。不要妄自菲薄,二三十岁,只要不到我这个年纪,都还很有希望。(众笑、鼓掌)孔子说“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我现在已经六十几了,都不要怕我啦。(众笑)

  学问是很容易成就的。我常说,我之所以能够站在大学的讲台上面,其实我只读过两本书,一本叫做《古文观止》,而《古文观止》二百二十二篇,我用心的、比较熟的,其实只有二十篇,就是十分之一啦。再来就是“四书”,“四书”也跟现在的孩子不能比,我还没有那么熟。这两本书我是比较有心得的,有这两本书我就可以到大学去教书了,这当然是很惭愧的事情了。但是呢,我只要有这两本书的学问,在同事之间也差不到哪里去了,甚至有人还说我很有学问了,所以“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啦!(先生笑。众笑)所以要成就学问是很简单的,要潜心用功,潜心下来,沉潜你的心用功,要用真实的功,要用那些可以积累的功力的功。那你渐渐积累你的功力吧!只要几年。

  比如说像我教人家写书法,写书法困难吗?我写了四十多年了,我在大学里面也开书法的课程,那我就跟那些初学者说,其实你若想写到我这个地步,其实大概一年也就够了,一年。这很容易的,要想成就是很容易的,但是,你一定要得其法。得其法,首先要把握到这一门学问的特性,比如书法,有笔法,有结构,这些特性要把握;再来就是要真正的去用功,要选好的字帖。所谓的用功,就是每写一笔就有一笔的功力。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一般人写书法是不会长进的,或长进是太慢的,因为他不见得每写一笔都有一笔的功力,只要这一笔是没有用心的,这一笔就没有长进或长进得很慢。所以每一笔都明明白白,这样子功力就长进很快。

  除了知道这个学问的特质之外,你的心态也非常重要,乃至于这个心态是更重要的,因为你所下的功夫,就是你花的时间、精神和力气啊,它都是有限度的。有人写书法一天写两个小时,有人一天写四个小时,当然一天要写八个小时是不太容易的,真正用功者一天写五六个小时就不得了了。那你写六个小时跟两个小时是三倍,那你花三倍的精神力气;你要花到四倍——八个小时,不容易啊;你花到十倍,一天写二十个小时,我不曾遇到过这种人。(众笑)你用心的程度也是一个遍数,这个遍数跟刚才那个遍数不一样。刚才那个遍数是有限的遍数,你所下的时间、精神、力气,它可以N倍啊,那个N是有限的,N可能是在五六之内,最高的十之内。但是你的态度,你用心的态度,它这个N倍啊可以达到几乎无限,十倍、二十倍、五十倍、一百倍……你看,这就是用功的方法。

  所以你在这里读书,读经,大家都读经已经不错了,这个就已经保证你的功力会累积了,你就呆呆地读都会累积,傻傻读都会累积,你就是天天抱怨地读你也会累积。但是,你如果是静下心来以幸福愉快的心来读,那一种累积的程度啊,那是几倍!所以,你在这里读经一年,你的学问的功力的长进啊,可以抵上你在别的地方去用功,可能抵上十年,所以我们常常说读经一年抵十年用。而你是一个成熟的人,一个已经长大的人,你可以体贴你这个时候读经的心情,你可以掌握你的心情。有人说孩子不太需要掌握他的心情,需要有好的老师来带,带的氛围很好,像这样子孩子读经的效果都比较好,乃至于两倍三倍的好。但是你们已经是成人了,我就先告诉你,你不要再去期待有一个好的氛围,有一个好的老师来带你。最好的学生呢,不仅是自己能够安宁自己,纵使整个班级都很不安定,好多人都想跳墙逃走,(众笑)你还是安稳如山。你要有这个功力啊,这就是你的态度嘛!你这样子的态度啊,别人一年才能抵十年用,你是一年抵百年用啊,你知道吗?你要学习到这种做人的态度啊,这种学问也是做人啊,求学也是做人啊,你为人处世也是做人啊。为什么?你的诚意,它的作用是无限的,你诚意待人,你的人际的关系,或者说你在生活中的一种幸福感它是可以加倍的,所以心态非常重要。为人要有诚意,你待人处事诚意,你读书也要诚意,诚意一到啊,整个困难就会化解的,就好像智慧照破业障一样。

  所以当然大家要相互勉励了,因为一个人很难达到这个地步了,我们有习性啊,那刚才说的现实的客观嘛,大家都会有一种情绪啊,都会有沮丧的时候啊,都会觉得读书枯燥啊……这个都未能免除。但是我现在是鼓舞,这是可以冲破的,你千万不要做借口,乃至于你身边的人都不是这种心态,你也可以让自己有这种心态。你为什么被身边人影响?你要去影响身边的人嘛!像这样子我们的班级氛围就越来越好,因为你存在而好,当然你也希望有别人比你更好,因为他存在而更好。那大家互相都蒸蒸日上,那我们的老师管理起来就比较不会累,那他一不累呢,他自己也可以用功,他不是在这里消磨他的生命来陪大家,来让大家成就,他自己牺牲,希望我们教育不要这样。现在的小学老师、幼儿园老师,乃至于初中老师、高中老师,甚至大学老师通通在燃烧他自己去照亮别人,这是很笨的!而是要教学相长啊!他如果把学生带到很主动,他跟学生一起长进,只有读经才能做到这个地步,因为大家读经,这个老师也读经。如果是小学老师,小朋友在念“小猫叫,小狗跳”,老师也在那里念“小猫叫,小狗跳”,你纵使是把氛围带得很好,你自己也没有长进。所以读经是一种很奇特的教育。

  我希望我们白羊沟这个班,乃至于将来不管是办到第几期,人多人少,不管是来三天、五天,来三个月、一年,不管是什么样的班,我们都希望大家有这种态度。大家态度一形成啊,这个班风就不一样,班风不一样,这个磁场(宗教上说是气场)就会不一样。我有这个感觉啊,最先来白羊沟的时候啊,就只有一种感觉——荒凉,(众笑)那在这怎么办?我们就要咬紧牙根要撑下去!后来呢,都最近来呢,都感觉很温馨。其实人也没有很多,以前人比现在还多,住满了,还是有一点荒凉的感觉。那么现在呢,就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就很奇特,很安详。希望你有这种感觉,如果你没有这种感觉,赶快叫自己有这种感觉。(众笑)为什么?你安详了,这个世界就安详了嘛!那你有这种感觉,你自己先独立起来,你影响别人,别人也会受到你这种安详的影响,他也定下来了。当然希望每个人都能自己定下来,每个人定下来,每个人都是一条龙,每个人都不需要别人来引导他,这叫群龙无首!(听众有答:吉。鼓掌)

  那该是多美的世界呢?任何情况都这样,任何团体都这样,家庭也是如此。所以修身齐家,这个齐家,齐家不一定只是父母啊,尤其是你长大了,儿女要负担齐家的责任啦。每个人都想要齐家,那这个家就容易齐了。所以,人生不会太艰难的,假如以这种心态去为人处事。其实刚才我们说了,这只是一个理想吗?不然,它可以实践在你的生命中;就只实践在你的生命中吗?不然,它可以表现在你的生活的周遭;只是表现在生活周遭吗?不然,它可以成就现实的事业。

  所以刚才说了,我们不要往名利的价值上去追求,我们要看破。但看破是不是就是否定呢,就是排斥呢,就是去把它贬低呢?也不是。所以古人说“安贫乐道”,纵使在贫穷、贫困的时候也乐道,是这个意思,而不是说乐道的人一定是贫穷的。所以我们也要希望做事业的人,不管是做政治事业,还是做经济事业(经济事业叫企业),他都能够以乐道之心去做政治、做企业,所以并没有限制你将来读经之后你就只能去做教育工作,不是这样的。它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一种排序,是一种你的生命态度的抉择,并没有限制你从事什么行业。能够在现实上有成就,比如说为政者当大官,做企业的赚大钱,孔子说“富而好礼”,那贵也要好礼,富、贵都好礼,那富贵的价值就立刻转变,不是只有现实的价值而已,它还是可以表现理想的价值,乃至于理想价值也一定要在富贵中表现,所以这个是儒家的态度。所以儒家是富贵的心态,因为他除了修身以外还要齐家,还要治国,还要平天下,这不是富贵吗?所以不是反对富贵,而是用什么心态来面对富贵。

  希望我们这三个月、一年,有的是前一期的,还剩下半年啦,我们都会念兹在兹,你有一点这样的态度了,再进一步,乃至于进入到一个完全超越、遍体光明的态度。当你有这个体会的时候,那真的是人生的大乐,真正是“王天下不与存焉”。那如果还没有,请你慢慢琢磨。如果都能够用这种态度来学习,我们那个大门就不必常常深锁了,大门开着也没有人逃走了。(众笑。鼓掌)

  总之,跟周主任讲的一样,祝福大家过得非常充实、愉快!(完。热烈鼓掌)

 

  • 上一篇: 纵论成人读经
  • 下一篇: 王财贵:推广读经的第一要义是宣导、再宣导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教学咨询:0592-5981543 021-54193709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教材咨询:0592-5982000   传真:0592-5981345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管理员进入   
    Copyright© 2003-2015   绍南文化·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网络实名:读经教育
    邮箱:dujing@dujing.org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序号:闽ICP备050064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