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财贵:记诵和创造力之间存不存在矛盾?

【字体: 字体颜色
 

这篇转文以前看过,不记得回过没有。但庄周的回答是把握了重点的--记诵和创造力之间存不存在矛盾?──这是近代中国教育百年的迷思所在。

其实,这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因为这是个假问题,这问题的产生是由于思考的混乱,如果理清了思绪,就自动解决了。但这个问题却好像真的一样,而且困惑中国足足一百年,造成莫须有的灾难,真令人不可思议,令人浩叹。

两个针锋相对的观念,有的是矛盾的,有的则是不矛盾的,矛盾的不能并存,而必为一是一非,不矛盾的则可以并存,而往往是相辅相成。前者如逻辑判断的真与假,道德判断的善与恶,自然物的存在与不存在,数学运算的加与减等等。后者如大学所谓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之本末终始先后,乃至于一般人常讨论的中与西,古与今,传统与现代,文言与白话,法治与人治,权利与义务,在朝与在野等,甚至易经中的道与器,孔子的仁与智,朱子学中的理与气,佛法的真与俗,道家的有与无等等。总之,严格的矛盾是以逻辑为标准的,那是死的规定;而凡属人间之事,尤其属于文化的生命的智慧的事,都是活的世界,其中看似矛盾不能并存而针锋相对的事物,往往是两面可以并存且必须两面俱到而互相成全为一整体的。

不能并存的针锋相对,其相对性是直截而为人所容易认识的;可以并存的针锋相对,其相对性是有屈折而不易为人所认识的。人类如果自相矛盾而不自知,将两败而无一成,固为愚昧;但如果误可兼容者而以为矛盾,则为一偏之见,虽亦有一面之成就,但未见全体,是亦不智也,况所偏者在其小而遂遗其大,则不只近愚,或将有灾祸之临也。

若更详细考察,把"记诵和创造力"两者摆在一起比对是不相伦类的,因为在教育的应用上,这两个观念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是不能相比对以论是非高下的。记诵是体上的观念,而创造是用上的观念--或可说记诵是因,是学习时的依据,而创造是果,是学习后的功能。如果将记诵和创造力比对,问那个比较重要,依一般人立即产生的结论无疑是创造力为胜场。所以,如果要和记诵有所比较的话,应该说成:记诵与思辨,其实就是"记忆力与理解力"。这个疑问用一句话说出来,即:"在教育的工作中,那一边的份量应该重些?"──这是吾人在推广读经之最初期,就一直关心的问题,而且已经给了很周全的回答了。读经理念的推广,第一步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否则,读经是不可能被接受的。甚至可以说民国以来百年的中国教育哲学就是在这上看走了眼,以至于百年以后还会有钱学森之问。

美国人是相当天真的,他们从英国绅士那里得到一些文化教养和基督信仰的传统,稳住了他们的社会人心,而轻易地享受了欧洲工业革命的果实,加上本身新大陆的开发的经济优势,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平安无事,尤其是二次战后以其军事和经济的实力罗致全世界的大科学家,集世界科学成就于一身,于是渐渐以为科学(包括思考与知识)可以代表一切,在教育中逐渐以思考、知识为标准,谓之"科学挂帅"。知道了这些,他们从小学就这样教孩子就不足为奇了。

人类主要的学习能力有两种,一是记忆,一是理解,各司其职,各有其用,而且相辅相成。但这两种能力在一个人的成长历程里,是有时机性的。我认为善用其时机,令两种能力都得到最大化的开发,才是教育的正确选择。──在个人来说,让每个人都不荒废两种机会,在群体来说,让社会出各种成就的人才。

凡是思考、知识,亦即科学性之学习,所用的是理解力。而理解力的发展是后起的,是缓慢的,而记忆力的发展是先行的,是快速成长,快速成熟的。最值得注意的是:记忆力的开发,并不妨碍理解力的开发,甚至是有助于理解力的开发。这在二十世纪初以来的美国教育主流学者,因为沉浸在国势蒸蒸日上的自豪中,是不管这一大套的。而民国以来的中国人,唯美国思想之马首是瞻,亦不会管这一套的。于是,美国放弃了记忆的教育,其所自诩的所谓"创造力",百年来除了科技的成就外,不见有领袖时代的人文思想大师,整个国家治国方针,没有高瞻远瞩的智慧,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所以才把整个世界引导到如今这个局面,辜负了这个时代,这是很对不起世界的。而中国是既放弃了记忆的教育,连理解教育也没有学好,所以两面落空,百年来不出一个人才,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祖先,对不起时代,也对不起世界。将来中国如欲出人才,中国如欲领导世界,美国式之人才,不足倾慕也,美国式之领导,不足为训也。(这些论点散见在读经教育理论中,也可以说每一次演讲,每一篇文章,每一句话,都只在说这些意思,请有心人多参考。)

本文的作者,就不要惊讶美国小学老师怎么这样教孩子了,因为他们除了这一套以外,再没有别的了。不过,既然中国是两者全无,也难怪他如见天神了。尤其美老师那一段话,是似是而非的,至少是不完整的,但近代的中国人却以为是金科玉律,听了不免瞠目结舌:

“对人的创造能力中有两个东西比死记硬背更重要:一个是他要知道到哪里里去寻找所需要的比它能够记忆的多得多的知识;再一个是他综合使用这些知识进行新的创造的能力。死记硬背,就不会让一个人知识丰富,也不会让一个人变得聪明,这就是我的观点。”

这个小学老师和近代的中国学者一样,总是把不该对立的东西对立起来,而自己站在一个自以为是的制高点上,然后否定另一边,这是思考的混乱和不完整的表现。或许这位老师是为了回应本文作者的质问:"为什么不让儿童背一些重要的东西",而故意站在另一方所说的话,因为本文作者发问的心理本来就是把这两者对立着而问的。

难道背诵,就是劣义的"死记硬背"而有碍于聪明并有害于知识的丰富?这恐怕要看是背什么,怎么背和什么时候背,才能断定曲直,不可一概而论。但如果美老师是科学一层论者,他是不会想这么多的--美国教育,号称从小就注重思考训练,而这位老师被训练成这样子,那教育我看也不见得是成功的。

理清了人性内涵的全幅性和人性发展的全程性,就不会有这些无谓的争论和歆羡了,而中国的教育也就有前途了──这里所谓的前途,不是一般人说的超欧赶美,一舨人说的超欧赶美,只是在科学上要与人一别苖头,那是一种窝囊废的愤恨之言,是很阿Q的。

吾人的教育,只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人性既然有两面,就应该两面俱到,人性的发展既然有其天定的时机,那就应该后天而奉天时,不急不徐,水到渠成。

教育只是尽其可能的开发人性,在人性面前,中国人固不可自大,亦无须惊恐也。

当然,吾人也愿将此教育理念推广至美国,传于世界。因為天不變,地不變,道不變,人性不變也。因为天不变,地不变,道不变,人性不变也。

 

原链接:

http://bbs.gsr.org.tw/cgi-bin/topic.cgi?forum=20&topic=585&replynum=last#bottom

 

  • 上一篇: 王财贵先生:读经的次第及如何理解“小学终,至四书”
  • 下一篇: 大道至简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教学咨询:0592-5981543 021-54193709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教材咨询:0592-5982000   传真:0592-5981345 在线咨询: 读经教育交流

    管理员进入   
    Copyright© 2003-2015   绍南文化·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网络实名:读经教育
    邮箱:dujing@dujing.org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序号:闽ICP备05006486号